不要丢失少年气£0

注定(一发完)

京 D7:

起名废
时空错乱梗
可以看作 远近 的姊妹篇
关宏峰 关宏宇为儿时 大关 小关为大时
又名“老了就不坦诚”
两句话音楠





面前的男人和自己长的一样。

少年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他,那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很漂亮,还有星星闪呀闪的。

大关一向知道自家父母给的皮囊足够俊俏,只是可惜后来有道疤上去。坏了形象,倒没了那份青涩的稚嫩,平添了几分冷冽的干练。

不过现在少年脸上干干净净,青涩而美好。

少年晃着腿,咬着吸管,搅着塑料皮的可乐,鼻子尖还挂着汗,眉头骄傲的仰起,用着既新奇又难以接受的抗拒的表情,有几分顾忌的发表看法:“哥,你这疤也太丑了!怎么弄的,疼不疼啊?”

大关的表情难言,目光闪烁了片刻,念及了小关年轻时臭美的德行,想了想还是别去告诉眼前这孩子以后自己也会破相的残酷现实了。

他这样想想倒是好笑,饶有兴趣的听那边的关宏宇感慨关于破相这一令人惋惜的事,蹩脚的转话题问:“你是不是和我吵架了?”

关宏宇:“我的妈!哥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他妈还记得?!”

大关皱皱眉,记得当年的小关可从没在自己面前爆过粗口,果然是从小就学得当他一面背后一面——兔崽子。

很显然关宏宇没察觉出面前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的内心丰富多彩的心理活动,晃着腿去踩大关穿的短皮靴,懒懒散散的问:“大哥,你是做什么的?我呢?”

“这不能告诉你。”大关冷冷嘣嘣的说,他这时候才突然间察觉到一些隔膜的累,他被小关给宠坏了,平日里因为办案子有的冷脾气导致现在他根本没法去和年轻一号的关宏宇好好聊天。

他总会下意识摆出大人的作态,而这一切落到现在还是少年的关宏宇眼中,就是让关宏宇头疼的父亲的形象。甚至还隐隐让他那起的念头感到几分的无处遁形。

关宏宇趴在桌上,百无聊赖的扯着手腕上的银色金属链子,轻声咕哝:“大哥,你长大后一点都不可爱。”

本来还有几分内疚的大关一点也不想让目前比他小了两轮的弟弟用可爱来形容自己。

场面一度很尴尬。

大关又重提旧问了:“你是不是和我吵架了?”

这个话题是绕不过去了,关宏宇撑着脑袋,他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的苦涩,小心翼翼的试探:“大哥,你结婚了吗?”

关宏宇觉得自己有病,他哥长的好看成绩又好,现在穿着皮大衣头发乱着,右手上还花里胡哨的戴着好几个戒指,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一看就是桃花运不浅。

再说,他问不问又有何用?

就算他哥没有找到媳妇儿,有能关他什么事,他总不能乐呵呵的去碘着脸去问他哥了不乐意来喜欢他。

这不是毛病吗?

大关摇摇头。




关宏峰和关宏宇吵架了。

这件事是没有什么端倪的,至少这个时候两人兄友弟恭,关宏峰是真没干什么薄性子的事,把他弟给伤透了心。

起因是关宏宇的一个梦。

梦里那个人,他不知道是他还是他哥,被人簇拥着,指指点点。

饶是在梦里,他也感受到那份无助。

所以他希望是他自己,毕竟自家哥哥那个性子,那能让人这么指指点点的。

他不打死那群人。

他醒了。

醒来时窗外一轮明月白。

他怔怔的去触自己的眼,泪是凉的。他哥正躺在床上睡觉,呼吸声是浅的,睫毛垂着,投着疲惫的影。

第二天,关宏宇单方面宣布了冷战。




关宏宇问:“大哥,你来这个世界,是做什么?”

大关自己也不知道。

他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世界,只得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兜兜转转,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遇见了一头汗明显是刚踢完球的关宏宇。

他想了想,问:“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关宏宇怔了怔,摇了摇头,心情更加低落了,他说:“不了,我得回家了,我哥还在家里呢。你呢?”

大关想了想:“去接个人。”





小关心里在骂爹。

大关实在是太容易就能找到关宏宇了,他年轻的时候不开心了就跑到操场踢球出一身汗发泄发泄,抱着个球在小店里坐着也是一个下午,最后还不是灰溜溜的回家。

可关宏峰小时候完全不一样。

他根本就找不到关宏峰。

他只能想到的最蠢的办法,只有堵在回家的路口,等着关宏峰。

就像是他被关在监狱里,只能通过只言片语来了解自家哥哥,无能无力,只得等待结果尘埃落定。

我会救你,我等你救我。

关宏峰背着书包,远远的从地平线的那端而来。

小关痴痴的望着。

年轻的他哥,青涩的眉宇,有几分不虞的神色,浅的几乎可以忽略。好看俊俏的少年抿着嘴,孤孤零零的背着重的书包,一步一步的走,小鞋子踏踏走的声音,仿佛踩在小关的心上,搅得他胃里翻江倒海,难受得疼。

他哥一向聪明,哪怕小时候。

关宏峰立刻明白反应过来,唇近乎是绷紧的,带着近乎执着的通透,然后浅浅淡淡的问:“关宏峰,我不需要你来。”

小关忽的意识自家哥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不怪他哥,他现在穿着大衣戴着围巾,规规矩矩连自己照着镜子都认为自己才是那长峰大队的临时顾问,而不是浪迹于各大酒吧的浪荡子。

小关没有说话,他静静的与比他小两轮的哥哥对视。

关宏峰的表情淡定而冷漠,他一向是个对自己狠的人,一口牙咬碎了往肚子里咽,明明这份感情连外人都看出来了,他依旧是最初最决绝的态度,好像在说,我爱你,干你屁事。

关宏峰说:“关宏峰,我不在乎你来做什么,要是来用你过来人的经验告诉我爱上那个人即为原罪,劝我放弃。那我明确告诉你不可能,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小关愣住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哥此时的表情,同他那死徒弟在玻璃后抽着烟的表情如出一辙,同样的决绝与挣扎,同样是难过的狠意,也同样把他认错。

小关不知道如果自家哥哥遇到年轻的自己,自己会说出什么话来,是能去安慰他哥,还是把自家哥哥的一腔热血给泼得凉得发白。

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小混蛋,年纪大了,就是个大混蛋。

可他想自家哥哥了。

他该抱抱他哥。

可他做了什么?!

他到底在纠结什么,从一开始,命中注定了他们的一生,就像是血缘,纠缠在一块儿。







今天是小关出狱的日子。

大关最后一次穿着他弟弟那亮闪闪的皮大衣,把头发整的往上翘,吊儿郎当的踩着小关年轻时买的小电车,大大咧咧的往警局里冲。

周舒桐给吵得耳根疼,又压根不愿意去见那个样子的关老师,总会让她回忆起过去,黑的暗和明的光,她的父亲与她的信念。

那边的赵茜伸出手来,紧紧攥住她的白色毛衣的袖子。她语气并不好听:“要是难受,就别去了。”

赵茜明白,所谓迁怒。

周巡一把拽住要去看热闹的小汪,脸上虽是疲乏的神态,还是浅浅的挂上了一个如释重负与欣慰的微笑:“这兄弟俩好不容易有个言好的机会,庆功什么的,操,给老子放到下次。”

小汪耸肩,好死不活的把脑袋探出窗户去看,给大关一眼给看得后脊梁骨发凉,缩回去了。

小关无罪释放。

仍穿着他哥的衣服。

两人远远的就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胸口的那颗心跳得疼痛翻江倒海。

走康庄大道啊。

和你一起。

大关怔怔的站在原地。

小关张开手。




高亚楠的手机给刘音轰炸了,等她发完所有偷拍的照片后,电话那头“叮”的响了:今天有空吗?

有。

评论

热度(38)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京 D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