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灿若星辰

柯基的小短腿:

※校园小霸王 关宏宇×学霸班长 关宏峰




——————————————————




蝉鸣声吱吱,又是一夏。




午后阳光正好。




穿过浓密树荫地,一缕缕透过玻璃照到室内。




“关宏峰,麻烦你好好管管你弟!又跟别人打架,这个月第几次了!”一声怒吼,从办公室里传出。




声音之大,连栖息树枝的蝉,也抖了三抖。




办公室内,关家俩兄弟默默站在办公桌前。




你递我一个眼神,我朝你眨巴两下眼。




也不看面前班主任面皮气得发红,桌子拍得直响。




一阵眼神交流后,关宏峰收回对弟弟瞪去的一眼,才斟酌着语气尽量真诚地开口道:“老师,这次宏宇是为我才跟那帮人动手的。要责罚,你就责罚我吧。这件事起因是我,也是我教弟无方。”




班主任是喜爱关宏峰这样成绩好又听话的孩子的。




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她也知道这小霸王只是护哥心切,冲动了些。


也打算就此揭过。




只是这面上的警告是少不了的,故提来了办公室一顿训斥。




平复了心情,班主任还是佯怒着,板着脸道:“事情我了解了,这事儿我可以不管。但,你弟的学习……快期末了……也别让你们爸妈太过操心。”




这意思,就是要关宏峰在期末前帮着关宏宇补课了。




关宏峰一听,知道这事儿算过了。立马扯了弟弟开口道:“谢谢老师。”




关宏宇也是个机灵的,得了哥哥意也赶紧弯腰道:“谢谢老师。”




“嗯。”班主任朝他们点点头,起身收了书道:“去上课吧。”




得了这特赦令,关宏峰也推搡了弟弟快步走出办公室。




放学后,关宏宇一溜烟就没了影。




关宏峰倒也习以为常,收了书包就直接回家。




天色渐晚,回到家的关宏峰看了看时间,才察觉出点不对劲来。




关宏宇是喜欢在外面玩,但十分遵守家规。




一到八点,是一定会回家的。




眼见窗外灯火渐亮,关宏峰再坐不住,撂了做作业的笔就直接出门。




才打开门,他就看到了倚墙坐睡在自家门口的关宏宇。




楼道里,昏暗的灯光照得少年的脸半明半暗。




少年闭着眼、皱着眉头,偶有蚊虫来扰,便无意识地伸了手去挡,睡得着实不够安稳。




本来对他晚归是置了气的关宏峰,眼见了这样的少年,心软了大半,气也散了,倒是不忍将他叫醒。




兀自愣了一会,他也舍不得自家弟弟这样睡着。




矮了身就待把弟弟搀起,他的手刚碰到关宏宇的肩,关宏宇就似有感应的动了动。




睁了惺忪睡眼,关宏宇直愣愣将他看着。




看着看着,像是分不清是梦是醒一般,傻呵呵就朝他咧嘴一笑,继而依赖而又眷恋地唤道:“哥……”




关宏峰听他的唤,瞬间柔和了眼神,轻轻答应道:“嗯……”




听了他的应答,见关宏宇仍是看着他傻笑,关宏峰又补充道:“地上凉,别睡在外面。”




“欸~好的,哥。”




低而又柔的,无意识一般。关宏宇又歪头闭了眼,只是口里自然而然地应着。




手臂绕过关宏宇腋下,他们俩距离足够近的,他闻到了关宏宇身上浓烈的酒味。




原来这小子是喝了酒的。




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关宏峰吃力地搀起了他,东倒西歪就进了屋。




俩人跌跌撞撞,也算到了他们的房间。




将关宏宇侧放到了床上,关宏峰又打水来给他擦了擦身。




做完这些,关宏峰才卧到另一侧,慢慢躺下。




临睡前,他还是不放心的,又侧身看了看熟睡中的弟弟。




他的弟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脸上挂满了餍足的笑,活像个吃饱了的小饕餮。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子。




他心里无奈地笑一声,又转身睡去。




第二天一早,他还没起身,就嗅到了空气中散着的肉糜味。




方才一动,卧室的门就开了,像是在等他醒来一样。




门缓缓敞开,一颗脑袋小心翼翼地探了进来。




关宏宇探着头,双眼巴巴望着他,语气紧张道:“哥……你待会出来。我有事和你说。”




这煮粥又等门的,到底唱的哪一出?




聪明如关宏峰,也一时摸不着头脑。




他点点头算是应答。




关宏宇见他点头,如获大赦般地缩回脑袋,教他更是迷惑。




关宏宇,要和他说什么呢。




穿戴洗漱好,他来到桌前。




也不说什么,单是坐下来捧起粥,低下头一口一口细细喝起来。




“哥啊~”关宏宇软着语气唤一声,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嗯。”他淡淡应着,只静待对面的关宏宇交代。




“哥,你抬头看看我。”




这么郑重?关宏峰愈发感到奇怪,也应言抬头看向他。




关宏宇拘着一脸不安,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指指自己道:“哥…你有没有发现我今天有哪里不一样了?”




“有事就说。”




关宏峰并不搭理他这套,皱眉直言道。




“我…我…”




吞吞吐吐许久,关宏宇终于下决心一般,闭眼咬牙道:“我打耳钉了!”




沉默,是长久的沉默。




关宏峰还是坐着,像是被震惊得无法言语一般,半天才道:“就这?”




“你跟我铺垫了这么多,跟做贼似得,就为了说这个?”




有些难以置信的,关宏峰前倾了身子,想要跟关宏宇确认。




关宏宇半站起身,盯着他的眼认真道:“嗯!就是这个!”




看着他的认真,关宏峰好气又好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仰身向后,靠向椅背,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




关宏宇像是被他笑恼了,挠挠头道:“哥,我还担心你会生气的。没想到…你还笑我!”






“嗯…不笑不笑。”




关宏峰看看快炸毛的弟弟,很快敛了笑,正色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生气?”




关宏宇见老哥又变得一脸正色,没好气地道:“你说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如何,都不能自己伤害自己。”




关宏峰点点头,继续循循善诱道:“嗯,既然你听我的话,也看重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还要跑去打耳钉呢?”




这会换了关宏宇沉默。




沉默半晌,他才慢慢吐出一句:




“因为…因为想保护哥。”




这个原因…关宏峰有些愣怔,听着关宏宇继续道:“上次那几个混混是把哥当作了我,才会围攻哥的。我想着…要是我戴了耳钉,就不会再有人把我们哥俩弄混了。”




关宏峰晃晃脑袋,故意忽略去心底快要溢满的暖,板脸严肃道:“那你不知道,耳钉是学校禁止戴的。你这样是少不了一顿处分的。”




闻言,关宏宇摇了摇头,假装无所谓地道:“没事的,我可不是学校小霸王吗?处分从来没有少过。”




他的哥哥没有搭话,只是用沉静如水的目光注视着他,像是看破他所有的伪装。




他有些心虚的,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关宏峰像是理解了他的心情。也不多说,只是朝他招招手,示意他俯下身来。




他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俯下了身。




耳廓染上了一点温热,他眼见着哥哥的手,抚上了他的耳钉。




哥哥朝他微微弯了唇角,像是宽慰他一般,轻柔地笑道:“是星状的耳钉,很好看,也很适合你。但是,不适合现在的你。”




“哦……”他呆楞地点了点头,有些不适应这样温柔的哥哥。




关宏峰缓缓站起身来,慢慢贴近他。




双手并用的,竟是帮他取下了耳钉。




见他的脸上露了微微的惊讶,关宏峰解释道:“耳钉,我替你保管了。因为,不止你想保护我的,我也想保护你的,尽我可能的保护你的,傻弟弟。”




“嗯…嗯…我知道了,哥。”




关宏宇蓦地捂了胸口,感到一股麻酥酥流窜的暖意。对哥哥的行为也不反抗,只是磕磕绊绊地回答道。




关宏峰见关宏宇答得乖巧,拍拍他的头道:“行了,问题也解决了,别再多想。赶紧收拾收拾东西,我们上学 。”




“好。”




这次关宏宇答得飞快,语调里是上扬的欢快。




关宏峰点了头,也算是放了心,转身向房间走去。




走到房门口,关宏峰倏地又想起了什么。一转头,又朝关宏宇的方向问道:“不过…你又是为什么喝酒的?”




听到问话,正在收拾桌上碗筷的关宏宇,心底愤懑地直道,哥哥都不了解自己这个亲弟弟啊。




于是,头也不抬地就嚎道:




“哥,我的亲哥,你知道的,我怕疼啊……”




为了保护他,他的弟弟可以忍着痛,用伤害自己的方法,让他们不一样。




为了和他一起追凶,他的弟弟也可以忍着痛,用伤害自己的方法,让他们一样。




只是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




他的弟弟,是那么怕疼啊。




End.




——————————




要是弟弟要说的是表白,关队可怎么办哟~




还能再这么淡定吗?




潘老师绝对是我目前看到过最最最适合耳钉的男生




没有之一




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




想了一天的耳钉梗 终于实现了



评论

热度(130)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柯基的小短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