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当你沉睡时(完结)

柯基的小短腿:

※能在梦中看到过去片段的弟弟  × 能在梦中看到未来片段的哥哥




————————————




1.梦魇




血,是铺天盖地的血。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暗了。




他咬着战栗的牙,忍着周身不适,努力地想将黑暗看清。




然后,他看到了一地尸体。




在血泊里,是柔弱的妇人,是可爱的孩子。




如今,他们都成了冰凉的尸体。




他劝告自己要冷静。




他低头喘息一口,突然将眼睁得极大。




他看到了,黑夜中银亮反光的刀刃,上面正滴淌着鲜血。




而刀柄,正握在他手里。




他蓦地闭上眼,开始强迫自己思考。




是梦,扭曲而支离破碎的。




这一定是梦。




他一定,一定要醒来。




他感受着疯狂的心跳,深吸一口气,挣扎着,抱着决绝的,又猛地睁眼。




暖色的灯光,刺得他眼睛生疼。




仿佛劫后余生一般,关宏峰直愣愣看着灯光,剧烈喘息。




梦的感觉太过真实,他还如同置身梦里。




涣散的眼神有了聚焦,他支起半身靠在床头,又回想起梦中场景。




通过梦境,他或看到别人的事,或看到自己的事。




说不清这是第几次,他在梦中看到自己。




但无论第几次,每一次的梦境之于他而言,都是可怕的梦魇。




他从小,就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这些梦,往往连接着噩耗。




噩梦,他尚能忍受。




他不能忍受的是,噩梦,一个个托生现实。




发生在现实里他未知的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或地点里。




初梦到的时候,以为是偶然而不在意。




当接二连三的噩梦应验成真,他再做不到视若无睹。




起初,他尝试记下梦境,也尝试改变梦境。




但是,无论他如何挣扎努力,梦境总会朝未来预定好的方向,一路发展。




就像母亲的离开,就像伍玲玲的死。




无论他如何避免,皆成定数。




梦境,疼痛而真实。


2.终结




他的梦境,即是未来。




无法更改的未来。




按捺着几欲炸裂的头痛,他起身接水,顺便给老虎投下喂食。




望着食物渐渐落入水中,他慢慢喝下一口水。




思绪也慢慢沉淀下来。




他的梦境,与死亡相通。




乍然惊醒的梦,死亡,还没有终结。




未来是否真无法更改,比起命,他更相信自己。




如果要找到改变未来的方法,必须再清晰地“看”到梦中。




收起所有的不安恐惧,他重新回到房间。




当他再睡下时,黑暗又重新席卷。




现在的他,冷静得仿佛一个旁观者。




他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鲜血铺了满地,看着失去鲜活的生命。




他望向光亮处,窗外烟火一点点绽开,又慢慢冷却。




他顺着梦境又探看向周围,看到时钟上显示着时间。




23点31分。




圆盘的时钟,没有日期。




警笛声骤响,他就静静站在原地,顺从着梦境。




他的手机在响,他没有接起。




紧接着,房门传来巨响,“嘭”的一声,门被撞开。




再入眼的,是周巡错愕的脸。




周巡看着他,一脸难以置信。




“老关?”




周巡仓惶地不知所措,一时又哭又笑,状若疯癫。




“不可能的吧?你是老关?你不是老关吧?”




他转脸看向周巡,默默不语。




冰冷的手铐将他拷起,周巡再不看他。




梦境混乱交叠,场景又是一转。




审讯室里,周巡在他对面坐着,烟一口口狠抽:




“老关,做兄弟的我信你,你只要告诉我,到底有什么隐情。”




他看到梦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惨烈的笑,回道:




“周巡,这事,你不能管,也管不了。”




周巡猛地一起身,拍着桌子就道:




“老关!你这是不信我!”




见面前的关宏峰还是沉默,周巡哈哈大笑起来,凄声道:




“艹你大爷,关宏峰啊,十五年了!我还是交不到你这个朋友!”




周巡用力地喘息两口,平复下情绪,盯着关宏峰神色冷冷道:




“不管你在隐瞒什么,有什么苦衷,我都要一管到底,我会查清事实。”




说完,周巡摔门而走。




分崩离析地画面里,他以第三人的视角,看到自己脸上全是悲伤。




画面又清晰起来,他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秘密处决罪犯的地方,他曾见过。




没想到,此时,他会站在这里。




梦中的关宏峰戴着镣铐,面对着一人。




那人是他知道的。




在市局开会的时候,他见过这人。




在很早之前,早于叶方舟事件之前,他就怀疑过内部遭到渗透。




可他从没想过,渗透,已经渗透到了这样不可想象的地步。




当初,刘长勇也发现了端倪,执意要调查。




他本想把刘长勇推出事外,先暗中观察一阵。




刘长勇已揪出了叶方舟来。




他继续看着梦境发展。




这人扭曲着面部表情,轻轻转动一下手上的扳指,朝关宏峰笑得疯狂道:




“关队长,对不住了。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梦中的关宏峰看着那人,他也看着那人。




而后关宏峰被戴上了黑色头套。




他闭上了眼睛,听到一声枪响。


3.变数




即使改变的可能再过微小,他也要勉力一试。




天命作难,但天命也给了他窥探的机会。




只要有机会,他都要试着逆上一逆。




抱着这个信念,他成为警察。




从他所看到的,或有关别人,或有关自己的未来里。




他极力地记下梦境,搜寻线索。




再和现实中的不知何时何地会发生的命案,相联破案。




哪怕无力阻止命案发生,他也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以此,大众以清明,还无辜者以清白。




生活归于平静,仿佛那个噩梦已经远去。




只是,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他开始暗中调查那人,不露声色。




久未联系的弟弟,忽然给他打来电话,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紧张:




“哥,你还好吧?”




他不明白弟弟为何有此一问,疑惑道:




“宏宇,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关宏宇顾左右而言他,道:




“哥,晚上到你家说吧。”




看来他那头是人多不好开口,关宏峰轻轻点头道:




“嗯。”




关宏峰的家里,四处明亮。




关宏宇环顾一周,紧张地朝他道:




“哥,你的黑暗恐惧症得赶紧治了。要是上个不行,你就换一个。”




他招手示意弟弟坐下,道:




“怎么了?”




弟弟坐在一旁,皱眉回忆了一会,才不确定地道:




“哥...这一次,我梦见关于别人的过去了。”




“但别人的过去里...有你。”




关宏峰倏地变了神色,声色沉凝道:




“梦中的时间,地点,人物,背景,谈话。”




弟弟摇摇头,并不乐观地开头道:




“画面很暗,四周透不进光来,应该是在一个屋子里。梦里的人我也不认识,听声音,是三个男人。”




“我听他们讨论了很多关于毒品贩卖和枪械的事情。到最后,我听其中一个男人阴沉着语气说,关宏峰,不能再留了。他有黑暗恐惧症,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点。”




“另一个人说,老大,这个人暴露太多,也不用再留了。”




“而后是求饶声和枪声,我猜想着...他们怕是杀了那人。”




关宏宇担忧地看了哥哥一眼,道:




“哥,你最近注意安全。”




关宏峰听后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却没开口提到自己的梦境,只是淡淡道:




“嗯,今天也晚了,你留在我这休息一晚。”




说完梦,关宏宇虚脱一样,瘫痪在沙发上道:




“哥,你可担心死我了,你还表现那么淡定。”




这样就担心死了,如何能让他说出他的梦境。




关宏峰拍拍自己兄弟,就道:




“别在这睡,你进去睡,我睡沙发。”




关宏宇朝他笑笑就道:




“哥,这么久没见,还生疏啦?今天咱们谁也不用睡沙发。”




“走,咱们床上睡。”




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却没有再反驳,只是边走进浴室边道:




“没有多的洗漱用具。”




关宏宇挑了嘴角一笑,回道:




“欸~我先进屋睡了,哥。”


4.重写




2013年2月12日




除夕夜,关宏峰接到一个电话。




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他有警局内部渗透的重要线索。




他依那人所言,来到对方要求面谈的指定地点。




电话又响,是那个线索提供人。




“你迟到了,关队长。”




他眸色一冷,冷言回道:




“今天交通本来就不方便,你要真有重要线索就赶紧说。再卖关子,我不奉陪了。”




电话那头的人说:




“向前走一个十字路口,我得确保你没被跟踪。”




他看着昏暗的路,生了中套的心思,骂道:




“你滚蛋吧!”




电话那头的人咯咯笑了起来:




“伍玲玲中枪后被车碾过去.....”




他再听不下去,质问对方是谁。




对方告诉他,只要再往前一个路口,就能知道凶手名字。




挂断电话,他硬着头皮向前走。




很快就在弱光下爆发了黑暗恐惧症,倒地昏迷。




后来,梦境重现。




在现实里。




2013年2月12日23点31分,曙光四号院。




他边走边看着吴征全家遇害的尸体,表情木然。




浑身浴血,他手里拿着沾血的刀。




如同梦境中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戴上了皮手套。




因为梦境,他有了戴手套的习惯。




但是,死亡的结局,仍是无法避免。




他是认识吴征的。




如果,他能早在梦境里看到吴征。




他会远远离开这个地方。




或是和对方,撕个鱼死网破。




2013年2月13日0点58分,洗浴中心包房。




灯火通明里,洗净身上血迹的他围着浴巾,赤着上身,坐在梳妆台前。




如他预演过的那样,他拿出钱包中的合影。




用爽身粉沾下关宏宇指纹,黏上刀柄。




而后,他看了眼电话上的未接来电,假装赶到现场。




顺理成章的,他假装无意地提起凶器的线索。




根据指纹对比,查到了他的弟弟。




无人之处,他给弟弟去了电话。




“要么投案自首,要么逃。”




他听着弟弟惊慌询问的语气,冷静对答。




如计划中一样,弟弟开始了和他白夜交替的追凶生活。




他不知道,他的弟弟是否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梦到这个过去。




但是,他相信,如果只有一个人能帮他改变未来。




那个人,就是他的弟弟。




能在梦中看到过去的弟弟。




梦到通向自己死亡的结局,并不是他的第一次。




那一次,正是弟弟救的他。




多年前的夜晚,他被一群曾由他逮捕,私心报复的罪犯围攻。




如他梦境中一样。




一把尖刀刺下,他知道,迎接他的会是死亡。




穿喉而过,一刀毙命。




死亡的痛感如此真实,尖刀却没有刺下。




他一睁眼,就看到他的弟弟手握尖刀,面色阴狠,冷冷朝罪犯道:




“滚!”




在梦中看到罪犯计划杀死哥哥的关宏宇,在罪犯的计划时间从执行任务的部队逃出。




出现在计划地点,救了他。




后来,弟弟也因此被部队开除。




他想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




关宏宇只是笑笑,说部队不适合他,他要去当个物流老板。




逍遥快活。




他说,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抛下你的,就像你从没有抛弃过我。




宏宇,哥不会抛弃你的。




无论何时何地。




在这场赌局里,结局重写。




但他会尽他全力,保护好这个弟弟。




如果可以,他会在真相查明后,用余下的一生,祈求原谅。




如果,他还愿意原谅自己。




End.




——————————————————




一直在外面,所以写得很是仓促。




写得蹩脚的地方,敬请原谅。




回来后会再做修改。




预计的本来还有一段共同追凶的故事。




比如,外卖小哥对哥哥怀有杀心那次,弟弟从梦中看到外卖小哥杀人的场景,在外卖小哥来送外卖时,就已经认出了他,戴上口罩一路尾行。外卖小哥本欲动刀时,见弟弟正看着他,遂放弃了杀人念头这样。




也设想了弟弟真梦到在吴征家的是哥哥会如何。




但这都是后面的故事了。




留给自己,也留给小伙伴们一个遐想。

评论

热度(72)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柯基的小短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