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年下】真相是真

鱼鱼子:

五一贺礼,一把长刀。(顶锅盖走


*大型ooc现场


*关宏宇黑化注意


1.


仓库里。


一把枪抵在关宏峰布满细汗的额头上。


被枪指着,他脸上反而没有一丝惊恐和惧怕,关宏峰直直看向来人,嘴角牵起一抹释然的微笑,慢慢闭上了眼。


“砰!”


“不!哥――”


关宏宇挣扎着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他定了定神,站起来噼噼啪啪地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味。地上满是空了的瓶子和玻璃渣――格兰菲迪,黑方,甚至还有几瓶青岛啤酒,这些杂物把曾经整洁的303室弄的一团糟,几乎没有能下脚的地方。


关宏宇漠然注视着这一切,机械地转了转脖子,眼神飘向曾经放着他们兄弟俩合照的餐台。现在那里端端正正地摆着一个骨灰盒。


心底慢慢放大的悲伤和愤怒如浪潮般,冲击着关宏宇这几日来被酒精麻醉的大脑,使他几欲窒息。扬手又摔了几个瓶子,他抱头滑坐在满地疮痍中。


他恨关宏峰。


但他更恨自己。


关宏峰在一次任务中殉职。幸运的是,他以生命换来了幕后黑手的死亡,换来了关宏宇的清白。


周巡是这样告诉闻讯前来的关宏宇的。


放他妈的屁。关宏宇想。这他妈能叫幸运?


他当时就没忍住,想把周巡暴打一顿。可看着周巡那悲伤又自嘲的笑容,他突然没了这念头——情毒难解,谁又比谁难过?


现在支撑他活下去的只有一个念想――找到害死他哥的凶手,让他以命偿命。


这样他去见他哥的时候,也能说的过去。


关宏宇打了一个激灵。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明天再去找周巡问问,他一定有线索。


2.


关宏峰去世五天后,人们终于再次见到了关宏宇。


尽管他现在已是无罪之身,不必再被迫扮演关宏峰,但他还是穿着大衣,披着围巾,出现在支队里。


周舒桐红着一双眼睛,对他喊着,你不配扮演关宏峰!被小汪拦住了。


周巡把他带到支队的走廊里,旁若无人地在禁止吸烟的标识下点燃了一支烟。烟雾弥漫中,关宏宇紧绷着的脸像极了关宏峰,让周巡心里一颤。


“……老关牺牲的更多情况,恐怕我也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了。”周巡吐出一口烟圈,遮住了他眸中的深色,“你能保证,只要找到真凶,就一定可以让他偿命吗?”


“……我确定。”


3.


看来从周巡那里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但周巡这孙子明显是知道点什么,只是不愿意告诉他。罢罢罢,没了他周巡自己还破不了案了?


能也逞了,可他也的确没什么头绪。


关宏宇迷迷瞪瞪的走到了韩彬的事务所,门也没敲就长驱直入,韩彬从厚厚的镜片里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也许可以帮你回到过去。”听了关宏宇的念叨,他这样说。


关宏宇眼睛一亮。


“你只有找到真凶,才能救下关宏峰,离开这个循环,”韩彬的声音冷漠得不近人情。“否则,你会永远在那里待下去。”


“你放心,不找到凶手,我也没打算活着回来。”


4.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303室,投在关宏峰的睡脸上。


关宏宇早在穿越回来的那一刻就醒了,但他没出声也没动作,只是贪婪地看着他哥的睡脸,在心里描绘着他的轮廓。


指针刚指向7点,关宏峰就准时睁开了眼,还没聚焦的眼神在关宏宇看来,竟显得有几分可爱。


温馨并没持续多久,关宏峰起床开始洗漱,顺便叫起了装睡的关宏宇。


“哥,今天几号了啊?”关宏宇揉着眼睛,装作心不在焉的问道。


“23号。”


关宏宇心下一凛,这分明是他哥牺牲的日期。没有时间用来磨磨蹭蹭了,趁他哥出去查案,关宏宇也开始了调查。


在这个循环中,他必须在一切发生之前解决那个凶手。可大海捞针又谈何容易。


根据他来之前得到的线索,幕后黑手在关宏峰被害之前就已经死亡了。彼时关宏峰也已经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死亡。那又是谁,在这之后给了关宏峰致命一枪呢?


如果是在场的手下,那么凶手究竟是他们中的哪一个?


或许是关宏峰做这几十年警察得罪的不计其数的人中的某一个,趁他最虚弱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又或许只是一个途经的变态激情作案,那这沧海一粟,又何处寻呢?


关宏宇抱住头,感觉自己头疼欲裂。


5.


时间到了。


关宏宇感觉自己被一股不可抗力拉到了一个仓库里。晕眩之中他慢慢睁开眼,入眼的就是他在梦里反复看见的那一幕――


关宏峰被枪指着,虽然已经被重伤折磨的动弹不得,但他的神情还是如往常一样毫无波澜,默默注视着持枪的人。


――这就是我的哥哥,没有什么会让他动容。


关宏宇这么想着,心底突然泛出些不可名状的悲哀。


他试图看清那个凶手,可一切都徒劳无功。


于是他只能无力地看着悲剧在他眼前重演。


他只能看着哥哥在他眼前流完最后一滴血。


他只能看着那副和他一模一样的身躯倒进泥土,染上尘埃。


“不――”


一声惊叫还未出口,就被扼在喉里。


面前是关宏峰安详轻阖着的眼,而他在温暖的灯光里冷汗淋漓。


噩梦又将开始。


6.


不知是第几次了,枪声响起,那个他奉若神明的人轰然倒下,而他的眼泪早在无数次折磨中耗尽。


他想尽了办法,却永远不能找到真凶。


他甚至想缠住他哥,不让他去与幕后黑手对峙,这样他们就能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长长久久。


找不到那个陷害他的人就算了吧,没什么比他哥还活着更重要。


可是一到时间,他还是要被迫观看那场“演出”,然后继续这无尽的循环。


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永远在被看不见的线拉着走,永远在唱属于自己的独角戏。


眼前的场景已经熟悉的有些陌生,他甚至能数清这个小小的仓库里有多少个集装箱,多少条承重柱。


一切都虚假的不再真实,唯有每次眼见哥哥倒下时他心底撕裂般的剧痛,能让他找回清明。


他看着那持枪的手向关宏峰逼近,心一横,伸出手握住枪柄,想把它掰离原来的路径。


然后他愣住了。他发现这持枪的手居然开始与自己的手相融合,最后枪竟是被稳稳地握在自己手里。


他浑身发抖,不受控制的慢慢向关宏峰走去,一直停到一个与关宏峰不能再近的距离。


这是他在无尽循环中离关宏峰最近的一次,近到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个表情。


关宏峰像是看到了他,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他从没见关宏峰这么开心过。


他说:“宏宇。你来了。”


冷冰冰的枪口已经抵住他布满细汗的额头。


他慢慢牵起一个释然的微笑,不再锋利的眼神却依然能望进他心里。他几乎能看见他眼底泛起的温柔的漩涡。


薄唇微启,“来吧,宏宇。这是我欠你的。”


7.


18号清晨。关宏宇在连夜查看2.13案的物证后得知了他哥所隐瞒的最大阴谋。


不甘和愤怒在他心中滋长。被背叛的感觉像一根刺,深深扎进了他的心里,化脓,腐烂。


他的确恨极了关宏峰,却也爱死了他。


天台争吵过后,他囚禁了关宏峰,把他绑在床上,没日没夜的操弄他。他想看看这平日里不拘言笑的哥哥在他身下时又是何等风情。


关宏峰刚开始并不屈服,任凭他如何冲撞也不吭一声,闭着眼像死了一样,只有眼角窝着红。


时间一长,他似乎也意识到案件的跟进已经刻不容缓,低声下气的乞求关宏宇放他出去,向他保证只要抓住幕后黑手,还他清白,就永远不再出现在他眼前,永远不再碍他的眼。


关宏宇听了以后更是怒火中烧,狠狠地捏住他的下颚,“你已经骗过我多少次了,你自己清楚。要想逃离我,只有死。”满意地看着关宏峰眼中溢出藏不住的自责和痛苦,更是让他硬的发痛,愈加疯狂的索取。


可是关宏峰还是逃了。关宏宇在扮演完哥哥回到家中后,看到的就是床头沾染着血迹被磨碎的麻绳,和随风飘动的窗帘。


他气的双眼发红,二次背叛的感觉让他痛苦得窒息。拿着那支黑吃黑得来的枪,他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结果还真让他给撞见了——


在仓库里,他哥被揍的气若游丝,幕后黑手脸上扬着势在必得的笑,正想结束他哥的生命——然后被关宏宇几下制服,子弹穿过了他的脑袋。


他提着沾了血的枪,一步步走向关宏峰。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杀了他,他就永远属于你,永远不会背叛你了。


关宏峰看着他,似乎了解了他心中所想,竟然对他绽出一个微笑:“来吧,宏宇。这是我欠你的。”


关宏峰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听在他耳朵里,如同海妖的呼唤,难以拒绝。他把枪抵在了哥哥的头上。关宏峰就像小时候安慰他一样,慢慢把他冰凉的手覆在他微微颤抖的手上,轻声说,好好活下去,宏宇,咱们两不相欠。


枪声响起。


关宏宇瞳孔猛地收缩。


他丢下枪,缓缓把血泊里的哥哥抱在怀里,眼神空洞,仿佛一具失了魂的空壳。


周巡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光景。


8.


关宏宇从一片混沌中醒来,望着这熟悉的房间。这一次,没有阳光,没有哥哥,只有难闻的酒气与他相伴。


他脑海里开始浮现出支离破碎的画面。他回味着,他笑起来,嘴里却发出一声恸哭。


的确,如果他没有去过那个仓库,他又怎么会对其中的每个场景都记忆犹新呢?


他去了韩彬的事务所,假的。


韩彬让他回到过去,假的。


找到凶手就能救回他哥,假的。


只有这真相是真。


那么,让凶手以命偿命,就能见到关宏峰,又是否是真呢…


9.


关宏宇疯了,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


要不然他怎么把亲哥给崩了呢,真是个没良心的。大家都这么说道。


派去监视他的人回来说,关宏宇天天半疯半癫的,一会说人话一会说鬼话。


周巡心中虽然恨极,但看见人已经成了这幅样子,也就由他自生自灭。


过了五天,关宏宇突然造访支队,气势汹汹来逼问周巡有关真凶的线索。


周巡简直要给他气笑,杀人凶手还好意思来他这支队长面前来质问?于是随便搪塞了几句就把人打发走了,又多派了几人去盯着。


警员们反映他离开支队就直接回303室了,在里边又哭又笑的,也不知他干什么。


可过了几天,房间里又突然没动静了,周巡心中生疑,带人踹开了房门。


房间里充斥着刺鼻的气味,玻璃碎屑铺了满地。人们在浴室里发现了早已流尽血液的关宏宇。他脸上挂着奇异的微笑,手里却紧紧抱着一个黑色的盒子,怎么掰也掰不开。


人们都说是他哥的冤魂前来索命,却不知他到死也没见着关宏峰。



fin.

评论

热度(76)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鱼鱼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