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平凡(五)

忆宇双关_:

故事背景/人物性格(一)(二)(三)(四)




-正文




出得了现场,上得了讲堂,破得了大案的关宏峰,怎么可能搞不定区区一个关宏宇?


 


在还没看见关宏宇之前,关宏峰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关宏宇傲娇得让他觉得这事有些棘手。以至于中午吃完了饭,说好‘明天公司见’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


 


关宏峰躺在酒店的床上,想着他们兄弟俩今天的第一次见面。关宏宇低头在那玩手机,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关宏峰有一种被人拒之千里的感觉。


不过以他目前的情商,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能先混进关宏宇的公司,留在他身边再说。


 


 


关宏宇貌似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茶喝多了,到了大半夜还是睡不着,睡在床上像煎蛋一样使劲翻着面折腾。


耳边还嗡嗡回响着关宏峰的声音,简直像是一支醒神剂,明明两个人的样子长得差不多,可他哥的声音听起来比他的破烟嗓要舒服多了。


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说不定我已经有嫂子了。


关宏宇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从床上爬起来,灌下一瓶啤酒,才得以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天,关宏宇又迟到了。走出电梯的时候,一眼就瞥见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关宏峰。


 


“早啊。”,关宏宇随意打了个招呼,客套地说了句,“怎么在外面站着啊,进来坐。”


 


关宏峰站在门口的十几分钟里,他已经被好几个人喊“关总”了。关宏峰也没心思跟他们过多地去解释,不动声色地把关宏宇公司的环境都观察了一遍。


 


“你真要去当保安啊?”,关宏宇拿一次性塑料杯给关宏峰倒了杯水,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没关系了。”


“哦。那随便你了,先做做看吧。”


关宏宇递给关宏峰一张劳动合同,“你先签,我让小王拿件保安服给你。”


 


 


关宏峰直接就在办公室里换了,均码的保安服,他穿起来还算合身。


关宏宇一时间对关宏峰的身材还挺好奇的,心想他们是不是还跟小时候一样,哪都一样呢?关宏宇直勾勾地盯着关宏峰换完衣服,愣是没眨过眼。


关宏宇摸了摸自己的酒肚子,有点像又有点不像,果然,警局里都是养闲人的。


 


关宏峰换好衣服,就跟着保安队长小王去工作了,走在路上发现帽子忘了拿,又折了回去,看见关宏宇正在拿着他换下来的衣服,不知道想干嘛。


关宏宇明显被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关宏峰吓了一跳,迅速把衣服放到一边,慌张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关宏峰拿起椅子上的帽子,“忘了这个。”,说完就退了出去,不打扰关宏宇了。


关宏宇长舒一口气,差点被吓死。他只不过是想试穿一下关宏峰的衣服,他万年不变的皮衣穿腻了,忽然发现大衣好像还适合自己的。


 


 


还没到中午,就出事了。听保安队长小王说,关宏峰简直就是去“捣乱”的。


不仅每辆入库车都要停下来检查个十几分钟,就连出货车也不放过,进到货厢磨磨唧唧地左摸摸右摸摸,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秩序。


接到小王的‘告状’,关宏宇二话不说,直接就从办公室里冲到了公司大门。


“喂,关宏峰,你下来!”,关宏宇冲还在货厢里面检查的关宏峰大喊着。关宏峰一愣,这是关宏宇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没叫‘哥’就算了,居然还直呼大名。


 


关宏峰刚跳下货厢,就被关宏宇拽着拉到一边,“你看这后面都堵成什么样了!时间就是金钱啊!”


关宏峰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挤成一堆的车队,转过头没有说话。


没有解释和反驳,只有沉默。


帽檐下无辜的眼睛,不禁让关宏宇自省了起来,刚刚我说话的语气是不是太冲了?


关宏宇仰起头望向天空眨了眨眼,换了个语气无奈地说,“你是个做保安又不是做安检的,不用检查得这么细。”


 


关宏峰点点头,“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关宏峰也觉得自己查关宏宇的货查得的确有些夸张了,为了不让关宏宇起疑,只能先装装傻。


关宏宇看关宏峰有些丧气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潇洒转身,“算了,先跟我回办公室。”


 


关宏宇递给关宏峰一张外卖单,“先吃饭,想吃什么跟秘书说。”


解决完午饭,关宏宇重新给关宏峰安排了一份工作,让关宏峰和他一起去跟车送货。


然而,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关宏峰压根就没什么力气,搬几箱货就累得气喘吁吁。关宏宇看他虚得额头上的纱布都快掉了,干脆直接让他去车上待着,免得有什么磕磕碰碰的,还得算他工伤。


 


送完货回公司的路上,关宏宇撞了撞隔壁关宏峰的肩膀,开玩笑地问道,“哎,你们警察是不是都坐在办公室吃干饭的啊?”


“我出事的时候不见人,一旦我有屁大点事,就来抓人!”,关宏宇夹烟的手浮夸地抖了抖,车上的其他人都被他逗笑了。


 


关宏峰知道关宏宇以为他以前只是派出所的一个混饭吃的小民警,所以对他的戒备心并不强。于是关宏峰索性顺水推舟,笑道,“所以我辞职了。”


“真是一个养猪的地方。看把你养得,什么活都不会干。”,关宏宇无语地瞥了关宏峰一眼。


猪?此时关宏峰的脑海中,不知为什么,浮现出了周巡的脸。


 


回到办公室,关宏宇让关宏峰准备一下,今晚跟他一起去见客户。关宏宇觉得关宏峰就算再不济,谈合同的口才应该有吧。


“把你那件大衣脱了,穿这件。”,关宏宇递给关宏峰一件皮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能就是那件衣服限制了你的劳动力,看着就像是要去玩儿的。”


关宏峰爽快地换上了衣服,跟着关宏宇驱车来到饭店。


 


 


合同谈得还算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关宏峰并不能替他挡酒,关宏宇白带了个‘酒精过敏的人’来了。


“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不会过敏的吗?”,关宏宇甩着车钥匙走在前面,喝了太多的酒水,肚子涨得难受,一直在打嗝。


“最近几年才会。”,关宏峰搪塞道,刚刚跟那群酒鬼待在一块,他快要被熏晕了。最无语的是,因为换了件外套,把药落在办公室里了。关宏峰现在难受的样子,更像是那个喝了酒的人。


 


“哎,你先去开车。”,关宏宇把外套和车钥匙扔给关宏峰,转身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等关宏宇聊完回来,关宏峰已经启动好车子,“去哪?”


关宏宇坐上车,“夜总会。哎呀,忘了你还不认识路。”,打开导航输入地址,“不过也不远,你送我过去,就先回去休息吧。”,关宏宇靠在靠垫上,惬意地抽起了烟。


 


以关宏峰敏锐的思维,这大晚上的,关宏宇应该是去见什么特别的人,估计会是涉毒人员,这大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关宏峰开着车,冷不丁地说了句,“我也去吧。”


“呵,真的假的?”,关宏宇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又不会喝酒,你去干嘛?”


 


关宏峰皱了皱眉,今天是他几十年来被别人嘲笑得最多的一天了,半天想到一个理由,“陪你。”


关宏宇一愣,把烟蒂弹出窗外,拍了拍身上的烟灰,“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陪我?”


关宏宇双手枕在脑后,改口道,“随便你,反正你想去哪我也管不着。”,关宏宇瞄了关宏峰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哦~我知道了,解决生理需要是吧?都是男人,我懂。”


关宏峰安静开着车,并没有理会关宏宇对他的挑衅。


 


 


进到夜总会,关宏峰明显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这里的酒气比他想象中的要浓得多。


关宏宇一路跟里面的人打着招呼,显然是这里的熟客。


走到一半,他忽然站定拦住跟在身后的关宏峰,“哎,点到为止!你自己在外面这里玩吧,我去里面见几个兄弟,出来再来找你。”


 


关宏峰也识相地不再跟进去,找到夜总会大厅的通风口,坐在那里听着耳机里关宏宇的声音。


早在这之前,关宏宇在饭店的停车场里去打电话的时候,关宏峰就已经把窃听装置放在了关宏宇的外套纽扣里。


关宏峰怕来不及回去连接到电脑,又怕距离太远手机的收音效果不太好,所以就只能跟着关宏宇进到夜总会里面。


可关宏峰还是高估了自己,通风口的光线太暗了,他现在已经晕得听不见声音了,用最后仅存的一丝理智按下了录音键......


 


 


“哎!醒醒!”,关宏宇怕了怕关宏峰的肩膀,“你怎么还睡着啦?让你别跟我来,非是不听。”


关宏峰挣扎着醒了过来,关宏宇把他拉起来,“走了。”


 


关宏峰一步一哆嗦,关宏宇身上浓浓的酒气让刚缓过来一些的关宏峰,再一次难受了起来。


去停车场的路有些远,路灯也没几个是好的。


关宏宇走在前面,一路叨叨个没完,“这么吵都能睡着,我还以为你喝多了呢?”


“哎,车钥匙在你那吧?”,关宏宇半天没有听见回应,回头一看,关宏峰不见了。


 


关宏宇顿时慌了起来,四处张望着,“人呢?什么情况?”


关宏宇倒回去走了几步,定睛一看,不远处地上躺在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赶紧跑过去,果不其然,关宏峰摔了个脸朝地。


“怎么晕了还没个响声呢?”,关宏宇把关宏峰翻过面,抓着肩膀轻轻晃了晃,“你没事吧?”


关宏宇检查了一下关宏峰的身体,又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自言自语道,“被偷袭了?一点伤没受,怎么就躺地上了。”


初冬的津港昼夜温差大,这巷子的风吹得让人不禁颤栗。关宏宇喊不醒关宏峰,只好背起他往车走去。


 


找了代驾,关宏宇好不容易才把关宏峰折腾回了家。


“哎哟,我的祖宗...”


关宏宇把背上的关宏峰放到床上,以前背妹子上楼气都不带喘的关宏宇,扶着累弯了的腰,身体往后扬了扬,“我的老腰...”


生活总是就这样悄悄地在你眼皮底下,发生了微妙且不可逆的变化。


 


关宏峰的额头又摔出一个口子,血都流到脖子那了,关宏宇去洗了条毛巾帮他擦干净。


关宏峰额头上新添的伤刚好跟前几天摔的成了对称,关宏宇看着怪心疼的,不满地责备道,“比我还不靠谱,这都照顾不好自己。”


 


关宏峰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呼吸错乱无力,像是一个正在做着噩梦的小孩。


关宏宇抚了抚关宏峰紧皱着的眉头,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关宏宇不知道是他身上的酒气熏得关宏峰如此难受,呆愣地坐在床边,看着眼角湿润了的关宏峰,自言自语地感慨起了人生。


 


“上一次我坐你床边,是三十年前了吧?”


“那会你可比现在好多了,生病再难受也会陪我玩,还给我叠千纸鹤,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妈教我们叠的,只教了一次你就学会了。不像我,那么笨,到现在还不会。”


 


关宏宇想起今天关宏峰被他使唤来、使唤去的样子就想笑,觉得自己还真是欠揍。


不过关宏峰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都已经接触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给关宏宇一个关于‘这些年’的解释。


关宏宇扯过一旁的被子给关宏峰盖上,嘟囔了一句,“我不问,你也不说。”


“反正你不跟我说明白,我是不会喊你哥的。”


我只不过是想要你给我一个能让我心甘情愿跟过去说再见的理由。


“看咱俩谁耗得过谁。”


 


 


-TBC




先过一过日子,来点儿感情基础~


大关的早年经历以后再虐,怕连虐你们受不了。


等文的小伙伴,希望这篇没让你们失望。熬过了下个星期,就不会再要你们等这么久了。


下篇唯一的预告就是——我马上就要考试了!啊!恐怖!



评论

热度(51)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忆宇双关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