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亲情向】一个丧心病狂的Test

不是我:

*SP训诫慎入


*重度OOC预警


*为了满足一个小可爱的恶趣味


*并不敢用大号发


每到体育考试的时候,关宏峰都会犯难。
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仿佛逃不掉一般的“好学生通病”,体育太差。
关宏宇曾经说过要替关宏峰考试,并且信心满满的保证不会被发现:“我不跑那么快,一定就踩着及格线给你过!”
但被关宏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我就算不及格也不会作弊的。”
“但是哥,你要是体育再不及格,会考就过不了了!”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关宏宇时任体育委员,手里拿着开学以来的体育成绩单,在关宏峰的名字后面,每一格都是一个红色的“不及格”。
关宏峰揉了揉眉心,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跟关宏宇说:“要不,我从现在开始训练吧,你体育这么好,肯定能帮我。”
关宏峰说到后面几乎没了声音,居然有一天也会求到关宏宇这小子帮忙,真是丢脸!
“啊?”我没听错吧?我哥这是在求我?关宏宇内心震惊。
“还愣着干什么!你赶快……帮我制定一个训练计划吧。”关宏峰不满意关宏宇的犹疑,下意识的就是命令的语气,然后反应过来现在是自己在求人家,拿出来求人的自觉,语气软了下来。
“哦哦哦。”关宏宇忙不迭的点头。


第二天是周末,又逢下雨,关宏宇无奈在家训练关宏峰。
“哥,你跑步速度提不上去呢,主要是体力不行,今天又出不去,咱们就在家练原地高抬腿。来,我给你做个示范。”
关宏宇在原地做了一组,关宏峰也有样学样的做着,可是比起关宏宇标准的动作,关宏峰的动作差了好多。
“退再抬高点,上身挺直,注意速度。”关宏宇在旁边不断的纠正关宏峰的动作。
关宏峰做了没多一会儿就慢了下来,动作幅度也渐渐下降,关宏宇在旁边不断的催促纠正,可关宏峰气喘吁吁的老是达不到要求,又过了一会儿,直接停下来了。
“我跑不动了。”
关宏宇摇摇头:“这还不到三组,你至少也得做五组,而且你刚刚最少一半的动作都不达标,根本达不到效果。”
关宏宇看关宏峰脸色不太好,想了想又说:“要不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一会儿再做。”
关宏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关宏宇则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关宏峰。
过了好一会儿,关宏峰才磨磨蹭蹭的出来,时间久到关宏宇以为关宏峰要赖掉后面的训练了。
只见关宏峰低垂着头缓缓走向关宏宇,手里拿了根两指宽的木尺。
关宏宇看到关宏峰手里的东西,一个激灵,下意识站起来,警戒地问:“你拿这个干嘛?”
关宏峰深吸了一口气,跟关宏宇说:“这个你拿着,时间紧迫,既然是训练,就要严格一些,我要是还动作不标准,你可以……”话到后面,实在是说不出口。
关宏宇有些吃惊,更多的是忐忑,不敢去接那根木尺。
关宏峰见关宏宇犹豫,把木尺塞在关宏宇手里:“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我……咳,我给你权力。”关宏峰说到后面那句话,鼻尖有些微粉。
“那……开始吧。”关宏宇看了看手里的尺子,仿佛是个烫手的山芋。


关宏峰站在原地准备做,看了眼关宏宇,嘱咐到:“你帮我数着,看有多少动作不合格。”


一组50个过后,关宏峰停了下来,看着关宏宇等他报数。
“呃……一共10个不合格。”关宏宇看着关宏峰弱不禁风的身板,把数字打了个对折。
关宏峰对这个数字似乎也不太满意,闭了闭眼,把左手摊在关宏宇面前:“来吧。”
“哥,真来啊?”关宏宇双手握着木尺捧在胸前,迟疑着。
“快点,别磨蹭!”关宏峰催促着关宏宇。
木质格尺划过一条弧线落在关宏峰手上,“啪”的一声炸响在关宏峰手心,关宏峰的手被狠狠压了下去,倒抽一口冷气。
关宏宇看关宏峰疼的狠了,抱歉的看着他:“我是不是……打重了?对不起,没经验……疼了吧?”
关宏峰缓了缓,用手心在裤子上蹭了蹭,硬着头皮重新摆好:“继续。”
关宏宇调整了力度,谨小慎微的挥着尺子,生怕打伤了关宏峰,可即使是这样,从来没挨过打细皮嫩肉的关宏峰也疼的发抖。


十下过后,关宏峰又继续做了一组高抬腿。
“这次多少?”
关宏宇摸了摸头发,因为体力的消耗,关宏峰这次的成绩更差,关宏宇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打折扣:“10……8个。”
“到底是10个还是8个?”
“10个。”关宏宇还是选择了一个稍微可信的数字。
关宏峰叹了口气,再次把左手伸出来。
关宏宇看了眼看了眼关宏峰的手,有些微红,隐约可见肿痕,不禁在心里吐槽他哥也太不抗打,于是轻轻抓过关宏峰的指尖,把木尺抵在关宏峰手心,跟关宏峰说:“哥,你要是受不了就跟我说啊。”
“啪,啪,啪,啪……”关宏宇尽职尽责的挥着尺子。
要是连着打还好,这中间有了停顿,关宏峰更觉难熬,才挨了五六下,关宏峰的手指就不自觉的蜷曲起来。
关宏宇握着关宏峰的指尖也只是轻轻的,并没有握紧,关宏峰手指这一蜷曲,就脱离了关宏宇握着他的手,关宏宇下一尺子下来,收势不及,差点砸到关宏峰的手背。
关宏峰抬头看关宏宇,看见他捂着自己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吹,原来关宏宇怕打到关宏峰的手背,手疾眼快的把尺子移开,尺子偏转了方向,力道却还在,结果抽到了自己的手。
“你没事吧?”关宏峰不无歉疚地问关宏宇。
关宏宇把手从嘴边拿开甩了甩:“没事儿,哥,你要是受不了,就算了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关宏峰本想继续,但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犹豫,手上本来肉就不多,关宏峰又从来没挨过打,此时手心红了一片,火烧火燎的疼,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都不想再挨下去了。
关宏峰咬了咬牙,决定还是坚持完,毕竟话已经说出口了。
关宏宇看到关宏峰的犹豫,提议到:“要不……换个地方打?”
关宏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个所谓的“换个地方”是什么地方,脸微微有些红,本想拒绝,但手上一阵阵的疼痛让他没法说不,转念一想,自己平时责宏宇的时候也经常责那个地方,都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于是便同意了。
关宏宇也不劳他哥转身,自己亲自绕到关宏峰身后,举起尺子把剩下的数目落了下去。
身后虽然也不好挨,可毕竟肉多些,比已经受伤的手好多了。
关宏宇打完后,又绕回关宏峰前面:“还剩一组,还做么?”
“做。”关宏峰一向言出必行。
又是五十个高抬腿,关宏峰做的越发艰难,不用关宏宇说,他也知道这次不合格的动作更多。
关宏宇面色有些尴尬,心里默默权衡到底该说出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才能让关宏峰相信,关宏峰却好像看穿了似得,跟关宏宇说:“你不用放水,说实话。”
“25。”不放水你受得了么?关宏宇在心里默默吐槽。
关宏峰闻言滞了一下,随后默默转过身,跟关宏宇说:“来吧。”
关宏宇用尺子在关宏峰身后比划了两下,然后颇不放心的建议:“那个,哥,这样我掌握不好力道,要不你,把裤子脱了?”
回应关宏宇的,是关宏峰的一记眼刀。
“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关宏宇赶紧冲关宏峰摆摆手。
待关宏峰转回头去,关宏宇就使了五分力把尺子挥向关宏峰,此时的关宏峰体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又已经挨过二十尺子,木尺刚一上身,就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冲。
等关宏峰回到原位,关宏宇又是一尺子下去,关宏峰又不由自主的往前冲了一下。
关宏宇本以为第一下是关宏峰没准备好,可接连几次关宏峰都站不稳,关宏宇实在是怕关宏峰摔倒在地上。
“哥,你过来。”关宏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叫了关宏峰一声。
关宏峰疑惑的回头看关宏宇,只见关宏宇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干什么?”关宏峰见到关宏宇的举动,不由得眉心一跳。
关宏宇大马金刀的拍了拍腿,示意关宏峰过来,意思很明显。
关宏峰觉得有些血气上涌。
“你什么意思?”关宏峰努力的克制着自己。
“你要是真想挨完,最好还是趴过来,你站着撑不住的,回头真摔坏了算谁的?”
关宏峰仍然一层薄怒,盯着关宏宇,没动。
关宏宇见关宏峰不愿意动,也有点生气,心说我明明是为了你好,居然不领情,明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非要折磨自己,就冲这一点就实在是让人恨的牙根痒痒。
大概是刚刚小半天的角色扮演让关宏宇有点入了戏,这会儿倔脾气上来了,就破天荒的对关宏峰带了点教训的语气说话:“刚刚不还说给我权利么?怎么,这会儿就不认了?你关宏峰不是一向言出必行么?”
关宏峰的脸蓦的一红,也不知是自觉理亏,还是听了关宏宇的话真的怕自己支撑不住被打趴下,竟然把头一扭,眼一闭,就这么趴在关宏宇腿上。
“哥,那我可开始了啊!”关宏宇见关宏峰竟然乖乖的趴在自己腿上,心里生起一股成就感,不禁有些得意,笑嘻嘻地跟关宏峰说。
“你要打就快点打!”关宏峰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恼羞成怒的意味。
关宏宇手里的尺子“咻咻”的在空中甩了两下,毫不意外的看到关宏峰跟着抖了抖,一时玩心大起,得寸进尺的按着关宏峰把关宏峰裤子给扒下来了。
“关宏宇!你别太过分!”关宏峰又惊又怒,爆喝一声,无奈被体力远远超过他的关宏宇按的死死的,挣扎不得。
“哥,你别生气啊,我真的没经验,隔着裤子我看不见,怕给你打坏了。”此时关宏宇的声音反倒有点委屈。
关宏峰被关宏宇一团棉花似的态度堵的说不出来话,此时也真的累的不想动,干脆不再挣扎,把头埋在沙发里,等着关宏宇的尺子落下来,快点结束这场自己找来的尴尬。
“啪”的一声,关宏峰臀上挨了一下,却不是尺子,是关宏宇的巴掌。
这一次关宏峰却没再发作,也没有质问关宏宇,颇有点破罐子破摔任君处置的意味,只等关宏宇自己解释这些出奇制胜变着花样的“羞辱”。
“哥,我知道你要强,但这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用尺子你受不住的,我不能再用那个打你了,就算你给我权利,我也不能对自己亲哥下死手,是不是。”
关宏峰趴了半天没反应,隔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了一个细微的“嗯”。
关宏宇震撼于关宏峰难得的乖顺。
接下来的巴掌,关宏宇缓缓的落在关宏峰臀上,关宏宇默默的打,关宏峰默默的挨,两个人一时间都无话。
二十几下打完,关宏峰的臀隔着内裤显出微红,莫名的好看。
关宏宇松开了对关宏峰的禁锢,关宏峰发根都是汗,起来时右手撑着沙发,踉踉跄跄的。
关宏宇伸手去扶关宏峰,关宏峰异常配合,借着关宏宇的劲儿站起来,背过身去提上了裤子。
“哥……”
“我没事。”
“哦……”关宏宇发现自己刚才的霸道全得益于关宏峰反常的软糯,而现在这场闹剧结束了,关宏宇不禁又有些忐忑,关宏峰,不会记恨自己吧?
“宏宇,”关宏峰顿了又顿,终于还是跟关宏宇说了一句:“今天辛苦你了。”说完,就逃似的回了屋。


“这么软趴趴的哥哥也太可爱了吧!我哥要是一直这么那可就太好了。”
关宏宇感叹到。

评论

热度(65)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不是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