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弟弟为了哥哥进错拘留所的梗

山烽点火:

看到弟弟为了和哥哥团聚进错拘留所的梗,特别喜欢。


本人对犯罪不熟,无逻辑,无常识。本文小关基本就没脑子


背景:213结束后,亚楠没有怀孕,和宏宇已经和平分开(女方狠甩男方)


 文笔渣!!!


 


这一天,冬至。


冬至,对于北方人,就是必须要吃饺子的日子。


中午十二点,还在赖床的小关就被自己口水呛醒,没办法,梦里全是白花花香喷喷的饺子。


“哥,我想吃饺子,韭菜大葱馅的”迷迷糊糊的关宏宇把手伸向床边,


空的,得,他那脱了衣服就跟白花花饺子一个形状的的大哥早就上班去了。


恐怕他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哥早就不记得今天是冬至了,


就算记得,也未必有心思来口饺子。


这个时候,他这个做弟弟的就得负责制造家的温情,


谁让他是小太阳呢!


关宏宇敢想敢做,赶紧收拾了自己,去了菜市场,回到家又是一阵忙活。


下午五点半,关宏宇把摩托车一个炫的扫尾动作停到长丰刑侦支队门口,手里提着明晃晃的保温桶就往里面闯。


往常,守门的看到这张脸,这嚣张的派头,就知道是关队他弟弟,不仅不拦着,还会殷勤的打个招呼。


“停下,你是这里的人吗?不是就过来登记,报案还是你找人?身份证出示一下”


正大摇大摆走着关宏宇硬是愣生生把刚抬起的一条腿给撤了回来。


这老头是谁?以前的小刘呢?


看着看门的老大爷,关宏宇扭了扭脖子


呵,整个津港,就没有我社会小关爷搞不定的人!


关宏宇万万没想到,这个曾经部队出身,原则性极强的老大爷-----小刘他爹,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狠角色。


“小伙子,你这种小混混我见多了。告诉你,当年打仗,老子守营房,日本鬼子想溜进去,我可一个都没放进去。后来解放,汉奸走狗想策反我,还不是都被我一眼能看穿了”


“就连日本女特务,我眼都没眨过”


小关那个郁闷,他就想给他哥送个饺子,瞬间却和汉奸走狗特务成了一路货色。


关宏宇赶紧掏出电话,打给他哥,没人接,八成又在和领导开会。


没法办,厚着脸皮打给前女友吧


“喂,亚楠吗?是我,宏宇,哎哎哎,别挂,今天不是冬至吗,我来送饺子,进不去,你来接我下呗!”


“关宏宇,你干脆点,分都分了,你以为几个饺子就能挽回我,什么馅的?”


“饺子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哥的,快点接我进去,饺子快凉了,我哥还怎么吃啊”


“关宏宇!!!你就跟你哥一起过一辈子吧!”


亚楠,谢谢你的祝福


电话那头挂的倒是干脆,关宏宇没辙了,正打算一哭二闹博取老大爷同情呢,结果遇到出门的小汪。


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小汪,小汪听了关宏宇的遭遇,就爆出一个惊天内幕。


“关宏峰进拘留所了!”


没错,没错,你没听错,长丰好队长关宏峰,这个从出生肩膀就带着三道杠一直到工作永远不会犯错的关宏峰犯事进拘留所了!!


关宏宇听了仰天长啸“哥,你终于也有这么一天,咱们俩终于是真的一模一样了”


压制不住惊喜,关宏宇带上饺子骑上摩托直奔长丰龙湖区拘留所。


他就要看看他哥在局子里低头认错的落魄模样,然后自己一脸痛心疾首的去教育一番


到了拘留所,天已经黑透了,关宏宇想要见他哥,拘留所工作人员说已经过了探视时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同时也以保护拘留人员安全为由,拒绝了把饺子送进去。


关宏宇那个恼啊,自己见不到哥哥落魄样那就算了,冬至,哥哥怎么可以吃不上饺子!


又是好一顿纠缠,工作人员不耐烦的说,


“这个时间点,除非是闹事能进拘留所,其他人都不行!”


一语惊醒梦中人。


关宏宇琢磨这句话,推着摩托在大街上逛着,沉重的保温桶在车把上撞击的咚咚响。


怎么才能闹事不大不小,刚好进拘留所呢?


街上人少,对面恰好路过一浓妆艳抹的大妈。


关宏宇上去就把人拦住了,直接拔出了亮晃晃磨指甲的锉刀。


“大姐,别动,我要抢….”关宏宇扯着嘴角,笑的一脸杀气。


“哎哟,小伙子,劫道是吧,告诉你,老娘要钱没有,姿色有的是!”


“也不打听打听,我龙湖街十三姨这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得,一看就不是好欺负的主,


关宏宇顺口改道“大姐,我是想向你推销,这个锉刀,要买吗?去死皮,格外好。”


“大姐?谁是大姐,哎你说谁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十三姨气的上去开始挠关小弟。


“哎哟,妹妹饶命行了吧,我也就一可怜人,我亲哥被抓到在拘留所呢,他卖血就是为了我,我就想进去给他送口自己包的饺子,我爸妈都去世了,就剩我哥俩,我也是没办法才假装劫道的呢”


十三姨毕竟江湖儿女,古道热肠,看着抱头蹲下的颤抖如筛糠的关宏宇,


把手一拍,“小弟别怕,姐姐帮你”


十三姨把关宏宇手机要了过来,和小关加了微信。然后一头倒在小关怀里。


“十三妹,您,您这是干嘛呢?”


“哎呀,其实,你今天要是要劫色我也是能接受啊,这样吧,五百,我包你进拘留所”


关宏宇脸色绿了“嫖娼罪算了”他哥直接把囫囵个他烧给爸妈的。


“呸,什么嫖娼!”


十三姨抽出一根烟熟练点上,“告诉你,老娘,我可是很清纯的”


关宏宇不打算纠缠下去,正打算推车走,被十三姨一把拉住


“三百三百,不能再低了,我的演技,三百出场费也是看你长得帅”


关宏宇看着十三姨把三百块塞进胸罩里,心里直骂


他是来劫道的,自己却被劫了。还是江湖经验太浅!


十三姨收了钱,立马把大衣脱了一半,拉下自己低领毛衣,露出半个雪白的肩膀头子。


以及,橘红色内衣肩带。


十三姨狠狠抓着关宏宇的脖子,扯着嗓子尖叫“强奸啦!!快来人啊!”


关宏宇一脸懵逼“不是说好不嫖娼吗,怎么就改强暴了呢”


街上行人冷漠,见状匆匆逃去。连报警都不敢。


十三姨很敬业,一脸梨花,额,葵花带雨,亲自把关宏宇扭送到附近的警厅。


在十三姨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堪比女版海港馨诚黄段王的控诉下,犯人关宏宇供认不讳,只求速速进入拘留所。


工作人员立马拨打电话“快点让罗庄区拘留所派警车来,这里有一耍流氓的”


什么?罗庄区?


他哥是在龙湖区啊!


“警察同志,为什么不把我送到龙湖拘留所?!”


“你犯罪的地方,就是罗庄区管辖区,当然,如果你当时再向东走五十米再办案,就是龙湖区的管辖区了!”


五十米,区区五十米,他关宏宇葬送了自己一世英名,以及,审美


关宏宇挣脱了警察的钳制,车也不要了,抱起饺子一口气跑到龙湖区拘留所。


在拘留所门口恐吓两名小学生,尝试抢走他们的寒假作业后,他成功被扭送到派出所。


关宏宇终于如愿所偿,走进拘留室里,感觉今天的折腾都是值得的。


他终于,可以让他哥哥不再一个人孤孤单单。


然而,环视一周,他没看到他哥。


警察同志告诉他,那个和他长得一摸一样的人,是上面派下来指导工作的。


一个小时前就被长丰支队周副队长接走了。


接走了,走了


而他,必须等明天有人保释他。


他实在没脸打给他哥,崔虎见不得光,只能委托亚楠。


“喂,高亚楠女士吗?我们这里是龙湖区拘留所,关宏宇你认识吧”


“来交保释金吧,为什么抓他?哦,是猥亵妇女未遂和对儿童进行抢劫未遂”


“哦,警察同志,我不认识他,你们打错了”高亚楠再次挂断电话


关宏宇这辈子都没这么觉得丢人过。


他年轻气盛,打架,混道,卖盗版光碟,进局子家常便饭,他挺自豪的。


毕竟,活得男人啊。


可现在,传出去,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这也不重要,重要的事,他哥会不会看不起他,这会不会让他哥成为别人的笑话。


他越想越难受,委屈的差点想掉泪,忍了忍,又憋了回去。


“关宏宇,有人来领你了”


关宏宇赶紧抬头,这么晚,谁会来保释他。


是关宏峰,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好像,每一次,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哥都会及时出现在他面前。


犹如他的救世主,满身的光芒,充满了救赎。


那一刻,他喉咙哑了,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哥哥解释。


他怕,他怕关宏峰不骂他。


自从母亲走后,哥哥再也没骂过他,他只会沉默,表情带着失望,沉默的失望。


他不知道,此刻,关宏峰是有多想把他抱在怀里。


关宏峰接到高亚楠的电话就赶紧过来了,


高亚楠劝他“关哥,你可别发火,宏宇一碰上你的事就容易犯傻”


关宏峰把火压到肚子里,进入拘留室那刻,心就软了。


看到宏宇可怜巴巴抱着保温桶,眼里噙着泪花。


那个模样,他就想到了那个七岁的小宏宇。


也是冬至,那年,父亲刚走不久。


母亲做了两大盘饺子留给了哥俩,自己去上了夜班。


关宏峰去给自己家搬过冬的蜂窝煤,父亲不在,这种活就是他的。完成后洗了洗手,


一进屋,就看到那个七岁的小宏宇,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饭桌前。


独自守着两盘完整的饺子,可怜巴巴的都等着。


“哥,我差点以为你和妈妈都不要我了”小宏宇委屈的哭了出来。


同样也是七岁的关宏峰,只能过去帮他擦擦泪“不哭,我们吃饺子”


小宏峰把自己盘子饺子拨出来一小碗,放到父亲照片前。


又拨出一份,那是留给妈妈的,他知道,妈妈把饺子都留给了他们。


小宏宇有样学样,也拨出两份。


他小心翼翼看着哥哥“哥,我会乖的,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咱们”


小宏峰摸了摸小宏宇的脑袋,默默望着他们爸爸的照片。


“爸爸,宏宇,咱们一家人吃饺子了”


“走啊,还不嫌丢人!”关宏峰丢下一句转身就走了,关宏宇如临大赦赶紧跟尾巴似的跟着哥哥。


路上,哥哥一言不发,弟弟不敢言一句。


到了家,他哥接过保温桶。倒出饺子,放到微波炉里。


饺子早就黏在一起,皮连皮,没一个完整的。


“哥,算了吧。别吃了。”


“妈说过,不准浪费。吃吧”关宏峰拿来两双碗筷。


“关宏宇,这饺子三百五一盘呢。关宏峰冷不丁来了句。


“什么三百五?”关宏宇嘴里含着饺子想不明白。


关宏峰解释到:“龙湖十三姨三百,两个小学生五十,都是你顾来的”


得,不愧是他哥。


“十三姨给你发微信,说她单身”


“哥,我立马删了她!”


“宏宇


“嗯?”


“你是不是还包了些饺子放在冰箱里了?”


“对啊!”


“这盘烂饺子归你,我去吃冰箱里那份”


“哥,我真的不是捡来的吗?哥啊,你别动,我来给你下饺子,你坐着吧”


灶火前,哥俩挤作一团,白花花的饺子在沸腾的水里上下翻滚,好像也格外的开心。


很早,他们就发现,他们这辈子,是再也离不开彼此了。


这正是:相互取暖在一堂,亲哥表弟又何妨,芙蓉帐里春宵醉,双雄交颈化鸳鸯


 


 

评论

热度(119)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山烽点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