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清明时节雨纷纷

Rachel:

*双关亲情向
*误删重发,当时是清明节,为了应景发的刀。
*手抖如我,欢迎嘲笑
*点梗


“咱爸十年前病重那会儿,一直是你在支撑这个家。”关宏宇在漫天冰雪里安慰关宏峰。
“只是咱俩的方式不同而已。”关宏峰回答的很轻,但却没有一丝犹豫,非常肯定且理所当然。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的,知道他的弟弟看似吊儿郎当,其实内心重情义。
可如果,当年的自己,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就好了。


十年前,关宏峰在地区队做总指,关宏宇的宏宇物流刚刚开张,砸进去的钱还没收回来,恰逢关图安病重,只能靠关宏峰的警察工资支撑。


自从关图安住院以来,关宏宇就整天守在医院里,寸步不离的照顾着。
李桂兰颇为心疼的问关宏宇:“小宇呀,你爸这有我就行了,你不用整天候在这,你的生意刚刚开张,公司那边不忙么?”
关宏宇削好了个苹果递给李桂兰:“我倒是想忙。公司刚开张,业务还没拓展下来,没生意。”
物流生意比他想象中的难了很多,上上下下都需要打点,还需要有灵通的消息渠道,甚至黑白两道都得接触,而关宏宇既没背景又没关系,在一群狼口中抢这块肉吃,着实不易。
“妈你放心吧,别说我不忙,我就是忙,我也放下工作照顾我爸!”关宏宇意有所指。
李桂兰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你哥他不是不想回来,但他是警察,你体谅体谅他。”
关宏宇已经又削好一个苹果,放在嘴里“咔嚓”咬下一大口,边嚼边翻了个白眼。
此时的关图安,昏迷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眼看着时日无多了,关宏峰却接了个任务离开了津港,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关宏宇守在关图安床边,亲眼看着关图安日渐消瘦,经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就这么看着,那个曾经高大强壮帅气的男人此时变成了一个瘦弱的小老头,躺在病床上连呼吸都是微弱的。
记得小时候,关图安带着他们兄弟俩,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后面背一个前面抱一个,还能面不红气不喘的在广场上跑着放风筝,可自从病重以来,关图安连端碗的力气都没有了,即使是清醒的时候,也只能靠人喂着吃点流食。
关宏宇还记得有一次,他犯了错,被关图安按在沙发上用皮带抽,打得他两天都没敢下床,那顿打他记忆犹新。可他现在尤其怀念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关图安打起人来虎虎生风,要是能回到那时候多好啊。


关图安醒来的次数不多,每次都看见只有关宏宇一个人在病床前,眼里的失落掩不住。


“宏宇,你哥怎么还没回来啊。”
“他忙,等您好了他就回来了。”关宏宇听到关图安的问话心里也不好受,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关图安。
可谁知关图安却叹了口气:“唉,爸的病爸自己知道,没几天了,也不知道走之前还能不能见上你哥一面。你哥要是赶不回来,到时候你要照顾好你妈,让她别太伤心。”关图安把“到时候”三个字念的很重。
关宏宇喉头耸动一下,赶紧安慰关图安:“爸你别瞎想,我哥忙完就回来了,你放心,很快,啊,我跟您保证!。”


待关图安再次睡下,关宏宇匆匆走向走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崔虎,帮我个忙。”


又隔了一天,关宏峰那边仍然没信儿,关图安的状态似乎更差了,急的关宏宇赶紧给崔虎打电话:“崔虎,警服什么时候能给我弄来啊?”
“大哥,你要的是全,全套带警衔警号的,你以为那……么容易呢?明,明后天吧,那造假也得有个过程。”


“宏宇啊,你哥他还在忙么?”一天之中难得清醒的时候,关图安仍然挂念着关宏峰。
“爸,我哥……正往回赶呢,他前两天出差,这两天就回来了。”


第二天,在关宏宇的不断催促下,崔虎终于给关宏宇弄来了一套以假乱真的警服,连关宏峰的肩章和警号都有。


“爸,我哥一会儿就回来,你等着我去接他。”关宏宇出病房,偷偷摸摸换上崔虎弄来的警服,又细心的理了理头发,弄成关宏峰的样子,返回病房推门进去。
“爸,”关宏宇开口,然后清了清嗓子哑低了声音:“我回来了。”
关图安愣了一下:“宏峰?”
“是我,爸,我回来了。”关宏宇有点紧张,干巴巴的重复。
“哦,”关图安点了下头:“宏宇呢?他不是说去接你么?”
“他物流公司有事儿,晚点儿回来。”关宏宇坐在床边。
“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爸担心你啊。”
关宏宇咽了下口水,试着用关宏峰的语气跟状态跟关图安聊着,聊着聊着渐渐入了戏,垂下眼满怀愧疚的说:
“对不起,爸,是我不好,这么长时间没回来看您。”
“不怪你,你工作忙,你每去出任务呀,爸的一颗心都悬着,不过你能回来,爸的心就放下了,能回来就好。”
“让您担心了。”关宏宇看着关图安的眼睛。
“哪有父母不担心儿女的呢。”关图安把手放在关宏宇的手上拍了拍,温柔的笑了笑。
关宏宇低下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看着关图安握着自己的手,干枯瘦弱,布满了针眼,青筋一条条的都能数的清,一时有些心酸。
“宏宇。”关图安叫了一声。
“爸?”关宏宇诧异的看向关图安。
“不用骗爸了,”关图安拉着关宏宇的手,缓缓地说:“别人或许分不清,可我这当爹的,怎么能分不清呢?难为你还想这个办法来让我开心。”
“原来您早就看出来了。”关宏宇有点心虚,也有点惊讶。
“你和你哥从小就聪明懂事,虽然小时候没少让我们操心,但一直都是我和你妈的骄傲,这一阵来,辛苦你了。现在看着你这么成熟懂事,爸就算去了那边,也能安心了。”
关图安的话扎在关宏宇心上,他鼻子有点酸,嗓子发紧,他从小到大有多混他自己知道,可关图安却说,他从小就懂事,说自己是他的骄傲。
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态,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坦然的面对,泰然处之,可事到临头才发现,原来生离死别竟是这般让人难受。


“得,既然都被您拆穿了,我还是去把这身衣服换了吧。”关宏宇故作轻松,转身想要往外走,还没到门口,却看见了一个人提着水果正往里进,关宏宇脱口而出:“你还知道回来啊?”


进来的人,正是关宏峰。


关宏峰在病房门口跟关宏宇打了个照面,看见关宏宇这一身打扮,上下扫了两遍,随即猜到了怎么回事,一开口却是:“你知不知道私购警服私造肩章是犯法的?”
“那你干脆给我弄进去。不差这一回。”关宏宇成心怼关宏峰,后面那句一字一顿。
关宏峰不再理关宏宇,绕过他走向关图安的病床,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叫了声:“爸”。关宏宇也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在离开病房范围之前,他听到关图安说:“宏宇是为了我。”


就在关宏峰回来的第二天,关图安的情况突然加重,转到了ICU病房,大家心里都明白,关图安之前一直在等关宏峰回来,一口气撑着,这回关宏峰回来了,这口气也就泄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关宏宇私购警服的事,果然出了问题。


长丰支队接到举报,本市物流业存在不正当竞争,甚至有人冒充警察去同行公司招摇撞骗,致使对方受损,目前正在调查。
“受害人是做物流的,根据他的陈述,目前怀疑可能是同行冒充警察来使绊子。”周巡把调查结果汇报给关宏峰。


根据这条线索,全市的物流公司都接受了调查,包括新开张的宏宇物流,而关宏宇曾私购警服甚至伪造肩章的事,也被查了出来,此时的关宏宇成为了重点调查对象。


“你是不知道我有多烦警察!我就算使绊子我也不会假借这帮戴大沿儿帽的之手!”
关宏宇在崔虎的仓库里赌气的跟崔虎解释。
“那现在光,光我信你也没,没用啊,警,警察局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等进一步调查呗。”
“哎对了,那你哥他,他没事儿吧?毕竟,咱,咱是用的他警号。”
“他撑死了算受害人,能有什么事儿。”
关宏宇话音刚落,电话响起,接起来不过十秒,就冲了出去。


ICU病房每次只能进一个家属,等关宏宇进去的时候,关图安尚自撑了一口气,在弥留之际,只对关宏宇说了一句话:
“宏宇啊……你要听你哥的话……知道么?”说完,就撒手人寰了。
“知道了。”关宏宇轻声回应。


关图安走后,关宏峰为关图安料理后事,从选墓地到办葬礼,关宏宇全程给关宏峰打下手,难得的没有对关宏峰的每条命令提出异议,乖顺的让关宏峰都恍惚觉得回到了小时候,那时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差。对比起来,这几天的相处简直是幻象。


可幻象并没有持续多久。


关宏宇对关宏峰的怨怼终于还是在关宏峰一次又一次不近人情的调查后彻底爆发了。
“你他妈就是不信我!”关宏宇破天荒的当着关宏峰的面摔了杯子。
“我只信证据。”关宏峰斜看了一眼碎掉的杯子,冷冷的说。


不久后,冒充警察诈骗的人被抓到,查清了跟关宏宇没有关系,私购警服的事在关宏峰替关宏宇交了罚款后到底没有过多被追究。


津港的物流业也因为这一次彻底的清查而奇迹般的暂时恢复了健康的秩序,使得刚刚开张的宏宇物流抓住机会顺流直上,在津港物流业站稳脚跟,关宏宇也如愿以偿的忙得脚打后脑勺,终于没了时间去想别的事。


转眼到了清明,关图安走了走小半年了,从上次的事之后关宏峰和关宏宇没再联系过,关宏宇想,趁着清明,大概能见上一面吧。


可关宏宇到最后也没等到关宏峰找自己一起给父亲扫墓,等他一个人带着瓶酒去了墓地,看到了碑前一束鲜花,才发现原来关宏峰早已来过了。
关宏宇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靠在墓碑前坐了下来,一个人跟墓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那瓶酒被他喝了大半,剩下一小半学着武侠小说里往碑前一洒,然后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一步三晃的走回去了。


往后的很多年清明,兄弟俩就像有彼此约定好一样,总是错开时间分别来拜祭,大概双胞胎之间的心有灵犀,都用在这上面了。


又是一年清明节,关宏宇依旧照例拿了瓶酒来扫墓,可跟前几年一样,终究不见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只看得到碑前的一束鲜花。

评论

热度(30)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Rach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