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不肯蓝:

【双关/不得系列】说不得(第二弹)


与各位太太们(猜一猜有谁)联合的潘老师5/09生贺!第二弹接棒成功!

还没结束哦~敬请大家期待~!


 @桃🍑 第一弹戳:【双关/不得系列】碰不得(第一弹)

特别感谢画手深夜肝图: @耳洞 ,在此表示诚挚感谢!


另,文中高考查成绩方式,年代略有bug,抱歉。


以下正文:


1、


津港一到夏天就下雨。


那雨跟北方还不一样,北方夏天较干燥,隔三差五下个雨,也基本上是又急又大,来得快去得也快。津港偏南,雨一来总是稀稀拉拉,有时一连就是一星期,甚至一个月。


一到雨季,关宏宇总会撑着伞,在学校门前等关宏峰。


你别以为小爷我乐意啊。一次有朋友问起,宏宇立刻解释道:我这是没办法!你别看我哥平时学习好,其实日常生活中简直不能自理,跟个残废人似的,天气预报说有雨也从来不带伞,而且我跟你说.....


总是这样。宏宇的哥们儿发现这厮有个毛病,一聊起他哥就停不下来,哪怕旁边的人耳根子都起茧子了,他依旧能讲得津津乐道。于是乎,大伙儿商量好了,以后都不在宏宇面前提他哥。结果后来他们发现,宏宇自己就能说得可开心了。


几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坐在路边吃烧烤喝啤酒,喝得昏天黑地。别人醉了聊女朋友,宏宇醉了聊他哥。妈的。



2



关宏峰意识到自己长得帅,是在高二的时候见到有人给宏宇送情书。而他跟宏宇长得一样。


那天他午休,打算出校门买点东西,一到校门口,就看隔壁班的一姑娘把宏宇拦住了。


他一直知道宏宇很受欢迎。青春期的轻狂岁月,谁不喜欢开朗热情,又会打篮球的男生?你经过操场,听见有女生卖了命地尖叫,有90%的可能都是因为打球的人是宏宇。


不过,亲眼看到,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宏宇看着面前娇羞又胆怯的女生,心里可美了,毫不犹豫地接过去,说:谢谢你啊,信我收下了。见女生开心地跑开,宏宇嘿嘿一笑,结果一回头,就看见了关宏峰。笑容随即凝在了脸上。


这感觉很怪。被看见了又怎么了?那是他哥,又不是别人。可为什么他觉得拿情书的那只手火辣辣的,烧得他疼呢?


“别人送你的东西,怎么扔了?”关宏峰问他。


宏宇这才发现,那封信被他不知不觉扔到了地上。可不得扔嘛,烫人啊。


“啊.....不小心掉了。”他弯腰捡起来,尴尬地笑了笑,“嗨,其实我就是收下,没想好答不答应呢。”


“那别答应了。”


“!!!”宏宇欣喜地抬起头,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了。“咳..为什么啊?”


“早恋耽误学习。”


“.........”


“午休快结束了。”关宏峰看了一眼表,走过宏宇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早点儿回去,别又逃课。”


“........”


等关宏峰走远了,宏宇沉着脸,直接冲到操场上,抓起正打球的虎子往外走。


“诶,诶诶!领子领子,别他妈揪领子!”虎子卖命地挣脱了几下,发现根本挣不开,只好语气软下来:“不是....宇哥,这眼看着要上课了你要去哪啊?赶着生孩子啊?”


“逃课!”


这一声吼,震得虎子耳膜嗡嗡响。



那天晚上回家,宏宇刚一进门就被他哥来了一脚,猝不及防,还挺狠。


“你还真使劲踢啊!”宏宇嘶地一声弯下腰,捂着小腿,疼得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关宏峰抿起嘴,知道自己刚才那一下踢得不轻。


“没事吧?”


“有没有事都跟你没关系!”


宏宇推开他走进房间,碰的一声关上门。


从门口到房间的距离,宏宇走得一瘸一拐,跟隔壁老王那个得了脑血栓的舅舅似的。关宏峰看着紧闭的那扇门,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宏宇都没出来。好巧不巧的,一个月都没回家的关图安今天出差回来了。餐桌上,关宏峰都没敢碰筷子。


“你弟呢?”关图安问他。


“屋里学习呢。”


“学得连饭都不吃了?”


“太投入了。”


“........”关图安呵呵笑了两声。


吃完饭后关宏峰去洗碗,结果被关图安叫住了。


“我洗吧,你进屋去。”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宏宇的房间。


“.....爸。”


“你俩是兄弟。”言外之意:兄弟没有隔夜仇。


“我知道。”


“知道就给我进屋去。”


关宏峰转身刚走了一步。


“回来!”关图安叫住他,伸手递给他一盘点心,“把这个带进去。”




关宏峰接过,来到宏宇的房间,也没敲门,直接就进去了。


“谁让你进来的?”宏宇依旧趴在床上怄气,回都没回头看一眼。“我告诉你关宏峰,我还没原谅你呢,你别以为——唔!”


关宏宇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塞了一嘴的凤梨酥。


他抬头看了看关宏峰,又看了看他手里的点心,愣了三秒钟。


“咱爸回来啦!”


关宏峰坐到床上,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把吃的放到桌子上,“坐起来吃,别弄到床上。”


“我乐意。”


“.....”关宏峰的表情暗下来,“那你躺着吃吧。”说完起身就要走。


“哥!”宏宇一把拉住他,语气软下来,“腿青了.....”


“青了?”关宏峰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去翻抽屉找药。他记得自己没使那么大劲儿啊....


好不容易找到了,结果一掀被子,发现除了有点红之外,一点事儿都没有。


“你找死。”这是个肯定句。


宏宇觉得后背一凉,连忙去哄,“我错了我错了,哥.....我活该被踢,活该。”说完拿起一块凤梨酥往关宏峰嘴里送,结果被躲开了。


“你至于吗?”宏宇撇了撇嘴,“....就逃次课,我平时又没少逃,哪次也没看你像今天这样....”


“你逃课还有理了是吗?”


“没理没理!”宏宇双手合十,虔诚地低下头,“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关宏峰哼了一声。


其实逃课当然不至于,宏宇从小就爱玩,一学期能上一半的课就不错了。只是今天上午正好看见那女生向他表白,关宏峰心情就已经不太好了,结果到了下午,不仅没看见宏宇,还听别人说跟宏宇表白的那个女生也请假了。


当然,后来他知道,那个女生请假是因为突然花粉过敏了。但那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儿了。


而那天下午的关宏峰,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以常人无法理解速度,一口气做了七套题。看得身边的同学个个敬而远之。



3



“诶哥....”


有一天晚上,宏宇偷偷溜进关宏峰房间,手脚冰凉地往被窝里挤。


“滚出去。”关宏峰一边说,一边往旁边挪给他腾地方。


“哥~~~”


关宏峰眯起眼睛,“你惹什么事儿了?”


“.......你弟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啊!”


“嗯。”


见宏宇气得不行,关宏峰倒是被逗笑了。


“要说什么赶紧说吧。”


“我没事儿就不能跟自己哥亲近亲近啊?”


“再不说我睡了。”


等了一会儿,发现宏宇居然真的没再说话,关宏峰挑了一下眉,放松下来准备睡。结果刚闭上眼睛,宏宇就又开始叫他了。


“哥啊.....”


这一声哥又轻又柔,丝毫没了往常死皮赖脸的语气,叫得关宏峰禁不住一愣。


“嗯。”


“咱就要高三了。”


“嗯。”


“你打算考哪啊?”


“......”关宏峰沉默了一下,“警校。”


“哦....”


哦?!


“你呢?”


“没想好。”


关宏峰长叹了一口气:“关宏宇。”


“到。”


“你要是敢高中毕业之后就去混社会,我就一枪毙了你。”


黑暗里,宏宇嘴角裂开了灿烂的笑容,心里已经做了决定。


“是!”他大声回答。




4



高三下学期,关宏峰为了考警校各种准备,而宏宇,依旧该旷课旷课。


有好几次,班主任找他聊,希望他能拉他弟弟一把,说他们哥俩都是很聪明的孩子。关宏峰倒是想,但是这眼看着就剩三个月了,宏宇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过二本了。




“我告诉你,我说到做到。”


有一次关宏峰回家的时候,死死地盯着正打游戏的关宏宇,恨不得在他身上烧出一个洞。


宏宇回过头,吓得一哆嗦,以为他哥要吃了他。“你....说什么了?”


“你要是敢高中毕业了去外面混日子,我就——”


“一枪蹦了我?”


“.......”


关宏峰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碰地一声关上门。




高考查分那天半夜,关宏峰眼睛死死盯着钟表,秒针刚一过12,立刻登上网站,把宏宇的名字跟考号输了进去。心情复杂地敲了回车......


网络繁忙。


操!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人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关宏峰在心里骂着,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也是这群人里的其中一个。


当输入第10次的时候,系统终于显示成功了。关宏峰看了一眼总成绩:398


关宏峰沉默了三秒钟,然后蹭的一下站起来,两步并一步地往宏宇房间走。进去之后,一把抓起熟睡的宏宇的领子,直接把他从床上拖起来。


“啊!!!”宏宇睁开眼,心脏突突直跳,慌张地看了看周围,“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


“我帮你查成绩了。”


“啊。”


“389。”


“哎哟!我考挺好啊!”


好你大爷!


关宏峰看着他,心里特别失望,狠心骂了一句:“废物!”


这一声喊完,两个人都沉默了,坐在床上老半天没说话。关宏峰意识到自己说得话可能重了,但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是坐在那,盯着墙角看。


最后倒是宏宇先笑了一声,关宏峰回过头,原先的生气变成了无奈,“你还笑。”


宏宇没听见似的,伸手从书桌的抽屉里抽出一张纸,举到关宏峰面前。


“本来想明天早上告诉你,给你个惊喜的。”


关宏峰扫了一眼,就看见了‘入伍通知’四个字。


是的,宏宇不仅被选上了,还是以第一条件被选上的。


“你什么时候决定去当兵的?”他意外地看向宏宇,“我怎么不知道?”


“说了想给你惊喜嘛。”


“......对不起。”


“哟呵?”宏宇欠扁的脸又出现在眼前,“这可是长这么大你第一次跟我道歉。”


“.........”


“要不然我再让你骂一句废物,你把这仨字儿再说一遍呗?”


关宏峰一把把手里的入伍通知拍到他脸上。


“诶,别说我了,你呢?”


“什么?”


“你考多少分啊?”


“.....还没查呢。”


“噗嗤——”宏宇被气笑了,“合着你大晚上的熬到这个时间,就是为了给我查成绩啊?”


关宏峰瞪他。宏宇心领神会地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过了没多一会儿,宏宇跑到关宏峰房间,把笔记本抱了进来。


“干嘛?”


“帮你查成绩。”


输入姓名,考号。这次敲了20多次都没结果。两个人一边敲一边抱怨:果然都是一帮神经病。


等敲到30次的时候,终于显示了,结果毫不意外。


实际上,查或不查,对关宏峰而言并没有太大意义,他知道自己没有问题的。所以看到分数的时候,关宏峰特别平静,倒是宏宇在一旁激动得不行。


“哥!你太牛逼了。”宏宇一把抱住他。


那手臂的力量不小,使得两个人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一起。他们靠着彼此,感到莫名的舒服。


他们本就是双胞胎,出生之前,一直听着彼此的心跳长大,或许,现在这样,才是最适合他们的方式。


可是这样的关系,却如何都说不得。


“宏宇。”关宏峰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宏宇一愣,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听见哥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对他说:“宏宇,长大了。”



5



在宏宇报道前,关图安特意请假,全家人坐在一起,难得吃了次团圆饭。


宏峰从小没让他操过心,倒是宏宇这次做的决定,让他对自己这个小儿子刮目相看。


吃到最后,关图安问他:“怎么决定当兵了?”


宏宇嘿嘿一笑,说:“以防将来有人拿枪蹦了我。”


对面正喝水的关宏峰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呛到。


这句话,是玩笑,也不是玩笑。宏宇的确是因为关宏峰想当警察,才决定去当兵的。其实临近高考那会儿,宏宇正经挺郁闷,他特后悔之前没好好学习,不然就能跟关宏峰一起报警校了。


不过没关系,他哥要当警察,那他就去做军人。这样到了以后,两个穿制服的人站在一起,倍儿有面。般配。


是的,当时的宏宇就是这么想的,而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他哥。





大一第一个学期结束时,关宏峰坐车去部队看他。进门的时候,正好遇见关宏宇他们队的队长。队长见到他之后一愣,还以为宏宇这小子私自外出去了,气得不行。


直到关宏峰把警校在校生的证件拿出来,队长反应过来,于是连忙道歉,并给他指了路。


午休时间,太阳正毒。关宏峰走到训练场地上,看见偌大的沙袋堆里,只有宏宇一个人在那练散打。


阳光打在宏宇满是汗水的脖子上,亮得发光。面前的沙袋被他打得摇摇欲坠,每出拳一次,就能看见那些细小的灰尘被打出来,然后消失在空气里。


宏宇比以前黑了不少,但更多是壮了。以前两个人闹起来,关宏峰兴许还能治住他,现在是完全不可能了。


他走到宏宇身后五米的地方,立正站直,喊了一声:“关宏宇!”


关宏宇身体一震,打击的动作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


“到!”


宏宇笑起来,朝他敬了一个标准又漂亮的军礼。


关宏峰抬头,看见夏花开得正好。


tbc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