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铁虫 训诫)(RDJ×荷兰弟 同人) 采访前的教育

斯内普的小情人:


八百粉点梗 @井里一口碗


训诫,训诫。spank。不了解的话请不要随便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接下来这一句是后来加的,不要再吵了QAQ自己写着玩图个开心内容都是编的→【【【大写加粗的预警】】】:不是口头训诫,揍人了揍人了,人物设定ooc    严重ooc   非常ooc 。不要随便点开,起码了解下训诫。训诫的人物设定基本都大同小异,不严肃不凶起来怎么揍。人物设定ooc ooc不温柔不温柔很凶很凶打人了打人了动手了动手了不可爱不可爱。】


默认以上再请看文。真人向的不会再更了。





Tom holland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


并不是说男孩精神不好,反而是太好了,好到活跃的不行,在片场里上蹿下跳。


“tom,你就不能安静一会?”


“我才不。你和塞巴斯蒂安老在采访时偷偷说我坏话。”tom做了个鬼脸,挑衅的看了眼穿着猎鹰战服的男人。


被男孩晃得脑壳疼的安东尼无奈的转过身去。


“我早说了,tom就是个小混蛋。”冬日战士拍了拍好友的肩。


他凑到黑人的耳边,指了指rdj的方向轻声说道,“等着瞧吧,你看唐尼的脸色,估计忍了一天了,那小混蛋离遭殃不远了。”


明明拍的是很严肃的战争场景,Tom却总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噗,男孩又一次笑场了。他赶紧道歉,语气里却毫无愧意,“对不起啊,Robert,我今天真的太开心了。”


年长的男人哼了一声,示意继续开拍。


Tom绷了几分钟,眼看又有笑出来的趋势。Robert冷着脸赶紧制止,这次语气带了些警告意味,“kid,别玩了。镜头在对着我们。”


小男孩一下子笑着扑到男人的怀里,抬起头眼神晶晶亮看向Robert,自豪道,“我是这届奥斯卡的颁奖嘉宾。您昨晚没看新闻吗?”


“噢,那可真是恭喜。怎么,还要整个剧组为你狂欢吗?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拍戏,tom。”


满心以为对方会惊喜的给予祝贺,却没想到反遭到斥责。男孩有点失落的低下了头颅。


Robert扬了下眉毛,“如果你能好好表现的话,今晚来我家给你庆祝。”


但男人很快就后悔自己说这话了。



虽然接下来Tom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勉勉强强顺利完成了拍摄。但是之后异常兴奋的男孩根本好动的停不下来,他一会儿戳戳这个道具一会儿摸摸那套服装,然后来到了吊威亚装置前跃跃欲试。


Robert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这个不安分的小子,男人皱眉提醒,“tom,没有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别乱动那些东西。”


一小会儿功夫里男孩就已经给自己带上了装置,他熟练的爬到六米多高的墙壁上,“不带这些我也不会受伤,我都练习过很多次了。”


“让我给你表演下tom holland式蜘蛛侠的飞檐走壁。”


紧接着男孩利落的朝着对面的墙一跃而起,原本tom想的是先踏到墙壁上再借力侧翻落回地面。这套动作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不过了,但是从这个高度上做还是第一次。


腰间的金属绳装置意外的松了。


由于绳子的拉扯摇晃使tom在空中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性。男孩的脚最终没能踩到墙壁,身体飞速的跌落了下来,但足够庆幸的是绳子尽管出现松动却并没有直接从扣带上脱落,后背的金属绳绷得直直的,将男孩从坠地致残的危险边缘上拉了回来。


Robert的太阳穴狠狠跳了下。


周围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惊呼着赶紧跑过去将tom扶了起来。男孩有些后怕的撑起身子,水泥地距离他的脸不过几十厘米,站起来时腿都有点发软。


男孩冲着Robert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急忙解释道,“刚才只是小小的失误。”


男人阴沉的脸色没有任何好转。


Robert板着脸走过去拽起tom的胳膊,一路把男孩拖到了片场的杂物间内。面对跟过来的门外工作人员担忧的眼神,Robert面无表情的开口吩咐,“谁都别过来,我要和tom holland谈谈。”


听着门被用力关上发出的巨响,tom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哈?这是今天第多少次了?”


Robert随手从杂物间挑了把还算光滑的木棍。tom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他该不会是要拿这个揍我吧?!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Robert用木棍指了下男孩的衣服,“脱掉。”


“不、不……”这太超过了,震惊的荷兰表示一时无法消化对方说的话。


男人没有给tom磨叽的时间,直接一棍子抽在男孩的腰侧,“别让我重复第二遍,不然翻倍。”


“唔。”Tom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小腰,这男人下手太黑了,尽挑刚才擦伤的地方打。他红着脸慢慢解开戏服,露出背部和腰部的伤痕,刚才坠落时的巨大拉力让男孩的胳膊以及固定金属绳的地方浮现出淤肿的红色勒痕。


所幸Robert还让他留着裤子,男孩在心底松了一口气。男人仔细检查完毕后示意tom把衣服重新穿了上去。


Robert用棍尖指了指面前半人高的大型储物箱,命令道,“趴上面。”


“您……您不能……”男孩涨红了脸。


Tom犹犹豫豫的小声开口,试图换回男人的理智,“待会儿我们还有采访。”


“哦,原来你还在意采访。要是刚才绳子断了你现在就该进医院了,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想办法逃脱采访呢。”


“我、我没有。”


Robert强硬的按下男孩的腰让他趴伏在箱子上。


手上棍子毫不留情的抽了下来。尽管揍在丝滑的戏服上发不出什么响声,还是让tom羞红了脸,恨不得将自己塞进箱子里然后再埋到地里去。


老天,他现在是在被自己的偶像,大名鼎鼎的演员RDJ揍屁股吗?


这个羞愤的事实让Tom觉得自己要昏过去了。他老老实实的抱着箱子,一动都不敢动,身体绷得直挺挺,透过紧贴的戏服都能看到曲线完美的臀肌。


“放松。”


男孩听到这话却更加绷紧了肌肉,但这只会让他觉得更疼。这哪里是棍子,明明是带着倒刺的鞭子吧。


“做过了那么多体能训练,还学不会放松是吗?那就打到你会放松为止。”


Robert毫不客气的朝紧绷的臀肉上狠揍了五下,引出tom抑制不住的几声惨叫。男孩碍于RDJ的威压不敢躲避,只能连连讨饶,“啊疼……对不起。”


“不敢了。您轻点。”


“嗷!疼疼疼!”


“啊……”




门外塞巴斯蒂安拍了拍老朋友安东尼的肩,面容有些担忧,“RDJ真打他了?我还以为顶多训那小混蛋一顿。”


“待会儿他们俩还有采访。不会打的很重,放心好了。”


黑人眨了眨眼睛,语气有些愉悦,“听着tom的惨叫我怎么觉得这么开心。”


“其实我也是,哈哈哈。”金发甜心背着盾,捂胸大笑着路过。


某人笑的很大声,听起来十分刻意。足以让屋里的两个人听见。


荷兰弟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熟透了,心里暗骂门口的几个混蛋。


说好的战友情,兄弟情呢。


都是假的。




Tom最后身体因为疲乏终于绷不住了,浑身的肌肉才得以放松下来。这不能怪他,任谁被自己的偶像揍,都会僵硬的像块石头。Robert停了手,此时男孩可怜的小屁股已经惨不忍睹了,tom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肯定很精彩,青青紫紫红红黑黑。待会儿换衣服时又是一番折磨,早知道还不如让RDJ脱光了打呢,这该死的贴身战服。


Tom抽了下鼻子,委屈巴巴的问道,“今晚我还能去您家吃饭吗?”


“看你待会的表现。”


男人冷淡的回答道。




助理着急的看了眼时间,从门外喊两人,“tom,换下戏服来,你和Robert有个采访快开始了。”


“好的,马上。”


一只白嫩的小手从门缝里颤颤巍巍的伸出来,接过了衣服后又缩了进去。突然屋内求饶声再次响起。


“嗷,疼疼疼!停停停,我自己脱,哎,Robert!你别扒我衣服!啊!”


“我错了,Robert。”


“不敢了。”


房间里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和男孩惨烈的呼痛声。


总而言之接下来的时间很不好过,tom在凳子上坐立不安的痛苦完成了这次终身难忘的采访。


“我能站着接受采访吗?”


“不能,请坐。”








评论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