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同人】 亲情向无骨科 训诫 『十七』

Rachel:

关宏宇被开除版本。


按照9集10分钟的说法,结合墓碑上的关图安生卒年,整理出关宏宇被开除版本。
贩卖盗版光碟还是两次,只不过第一次改为在校时,成为被开除的原因。


“姓名。”
“关宏宇。”
“年龄。”
“19。”
“家庭住址。”
“津港市东城区海山胡同62号。”


逼仄的审讯室,晃眼的手铐,大二学生关宏宇,正经历着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一天。


被迫退学。


关宏宇刚从拘留所出来就被叫到学校在退学手续上签字,关宏峰去了趟他的宿舍,帮他把最后的行李拿回家。


“哥……”
关宏宇以为关宏峰会打他。
可关宏峰并没有。
关宏峰把关宏宇的东西扔在地上,把关宏宇扔在那堆东西旁边,转身就走。
“哥!”
关宏宇下意识拽住了关宏峰的胳膊。
关宏峰回头看了一眼关宏宇拽着他的手,
“放开。”
关宏宇没放,他怕关宏峰揍他,可他更怕关宏峰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对他。
“我还有课。放开。”关宏峰冷冰冰的重复。
这次关宏宇放开了手。
是啊,他哥还要上课,他作为盗版商贩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可他哥还是个学生,是根正苗红的未来警察。


关宏峰就这么走了,关宏宇就着一地的行李,坐在了地上。


他本不想这么回家的,心想着能多瞒一会儿是一会儿,可关宏峰告诉他,他刚一被抓,学校就把这件事告诉家长了。
这个时间李桂兰在上班,再过几个小时,李桂兰就要下班了,他不知道改如何面对母亲。


关宏宇就这么一直坐了几个小时,脑子里兜兜转转浑浑噩噩想了很多,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想,腿都坐麻了也浑然不觉,直到李桂兰回来,关宏宇听到了钥匙插进锁眼的声音,才猛然惊觉已经过了这么久,“蹭”的一下站起来,一瞬间血涌到脑子,让他眼前一花。


李桂兰开门,看到了站在客厅正中央的关宏宇,关宏宇甩了甩头努力克制了一下头晕,再看李桂兰时,李桂兰却只是弯腰收拾起了地上大包小包的行李,边收拾边跟关宏宇说:
“东西怎么放地上呢,多脏,快收起来。”
关宏宇赶紧伸手接过李桂兰手里的行李,默默的放回房间,等放好行李,李桂兰已经进厨房准备做饭了。
关宏宇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李桂兰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一时间眼眶有些湿,纵然心里有千言万语,此刻也说不出来,只嗫喏地叫了一声:
“妈。”
李桂兰却仿佛没事发生一样支使着关宏宇:“冰箱里有黄瓜,给妈洗两根。”
关宏宇依言照做,把刚洗好还带着水的黄瓜递给李桂兰,李桂兰接下黄瓜就赶关宏宇出去,仿佛嫌他碍事似得:“行了这没你事了,出去等着吧,饭一会儿就得。”
关宏宇点了点头出去了,厨房里不断传出切黄瓜和滚水的声音,不一会儿,李桂兰端了两碗面出来。
面是过水面,上面浇了新炸的鸡蛋酱,旁边码了一层细细的黄瓜丝。
关宏宇闻着鸡蛋酱的香味儿,默默地捧着碗吃面,却吃的味同嚼蜡。
饭吃了一半,关宏宇听见李桂兰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这声音轻若游丝,却又重的令关宏宇一滞,就此搁下了碗。
知子莫若母,李桂兰也知道此时关宏宇吃不下,便也搁了筷子:
“自从你爸走了以来,你为了家里做的事,妈都看在眼里。”李桂兰开口,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你也就别太难受了,我们小宇一直都聪明,就算不上大学,妈相信你以后也能出人头地。”
关宏宇鼻子发酸,他一直觉得被开除最对不起的就是李桂兰,可如今李桂兰却反过来温言宽慰他,使得他更加内疚。
“行了,吃饭吧,”李桂兰摸了摸关宏宇的头发:“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关宏宇重新捧起碗,大口大口的吃完了。
新炸的鸡蛋酱很香,细细的黄瓜也散发出新鲜的清香味,过了水的面条又筋道又爽口,这一碗面,着实是好吃的。


过了两天是周末,关宏峰回了家。
关宏宇小心翼翼的躲着关宏峰,可关宏峰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根本不理关宏宇。


关宏宇没等到预想中的斥责,一开始还暗暗松了口气,可没多久就发现关宏峰不仅没有因为他被开除的事多说他一句,甚至好像不愿意再在任何事上管上他一管,就像根本没他这号人一样。


关宏宇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就像堵着块沾了水的海绵似的,闷闷的让他喘不过来气。
待他想要故意引起关宏峰的关注时,一个周末已经匆匆过完了,关宏峰招呼都没跟他打一个,返校了。


接下来的一周关宏宇过得十分糟心。
家附近这一片几乎都知道他这个著名胡同串子,贩卖盗版光碟被学校开除的事也应了“坏事传千里”这句话,为这事儿,关宏宇找起工作来四处碰壁,最后还是亲戚给介绍了个送货的活,才勉强算混了口饭吃。
送货的工作又苦又累,刚开始的那几天,关宏宇一回到家就直接躺在床上,累的饭都吃不下,没几天,人就瘦了一圈。


又到周末,关宏峰还是照常回家,看到关宏宇的样子不禁也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照旧把关宏宇当空气,对有意无意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的关宏宇不理不睬。
关宏宇厚着脸皮缠了关宏峰几次,但翻来覆去都是一样的结果,时间长了也就不再争取了,再加上关宏宇送货的工作又辛苦,每天回家都累的不想动,渐渐对关宏峰的疏远冷淡报之以相同的态度,日子久了,竟也有些习惯了。


北方的春天秋天都短,关宏宇被开除的时候是十月份,天气尚还留着夏季的一丝余温,转眼到了十一月,就俨然一番深秋的气氛了,尤其是到了晚间,空气冷嗖嗖的袭来,让晚归的人不禁打个寒颤。


关宏宇就是在这时候跟老板闹翻的。
送货的工作再苦再累都在预料之中,也是关宏宇能承受的。如果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克扣工资,变着法的让关宏宇在工作以外的时间给自己干活,关宏宇也不过会感到被压榨而已,但这一次,老板让关宏宇改产品的生产日期。
“我不干,这不是骗人么?”关宏宇把老板拿给自己的吸纳水和日期印章推回给老板。
“又吃不死人,我跟你说,都这么干,不改日期我得赔一大笔!”老板又把吸纳水和印章往关宏宇手里塞:“赶紧干!还想不想要工资了你!”
“我说了,骗人的事我不干!”关宏宇态度强硬。
“嘿,”这回老板反倒笑了:“怎么着,看不惯啊?小子,我告诉你,哪行儿都不干净!你今天不干,明天马上就会有别人干。”
关宏宇摘下手上的线手套,扔在老板身上,甩了一句:“今天的货你自己送吧。”然后扭头就走。
刚走到门口,背后传来一句:“操,你他妈一个因为卖碟被拘留让学校给开了的,装他妈什么清高!”


关宏宇从仓库出来就直接回家了,这一天恰逢周五,关宏峰回家,看到关宏宇竟然比自己回来的还早,便顺口问了一下,得到答案后难得的顿了一下,然后拍了下关宏宇的肩膀:“吃饭吧。”
关宏宇微微有些愣神,自从被开除以来,关宏峰好像已经很久没对自己如此亲昵过了。


这一顿饭,兄弟俩吃的各怀心思。


入夜,关宏宇趁着李桂兰和关宏峰睡着了,偷偷穿了衣服出了门,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踏出门的同时,关宏峰便醒来了,悄悄的尾随他一路出来。


关宏宇来到他工作的仓库,想着把仓库里的过期食品搬出来报复黑心老板,没想到仓库大门上了锁,他学着电视里撬了半天也没撬开,想直接砸了锁又怕动静太大被发现,绕着仓库转了几圈,最后只好捡了块石头把仓库窗户给砸了,也算是泄了心中的怒火。


关宏宇回家后,蹑手蹑脚的进房间,却并没有发现关宏峰,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关宏峰为什么不在家。


另一边关宏峰等关宏宇回去后,在仓库周围检查了一圈,又去报了警,做完笔录折腾完已经是凌晨,夜风寒凉,关宏峰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觉得有些发热。


待关宏峰回到家,见到关宏宇正襟危坐的在房间里等他。关宏峰也懒得多说,抽出腰带“唰”的一下抽到关宏宇身上,关宏宇站起来,脸上也“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关宏峰喘着粗气一下一下地抽关宏宇,关宏宇忽然就意识到,这怕不光是打他半夜砸人家玻璃,这是连着他被开除的账一起算了。
关宏峰看起来越来越费力,脸上也因为高烧显出不正常的潮红,关宏宇看出关宏峰的不对劲,趁着关宏峰打他的空挡关心的问他:“哥,你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对。”


“跟你没关系。”关宏峰生硬的回答,声音却有些嘶哑。
关宏宇听到这声音赶紧上前查看,一摸到关宏峰额头就惊叫起来:“哥,你发烧了!”
“喊什么!”关宏峰顺便一腰带抽过去。
关宏宇这才想起来,现在是凌晨,李桂兰还在睡觉。
关宏峰一把推过关宏宇,把他推的转了半个圈,腰带一边在背后落下一边训:
“咻啪。咻啪。”
“关宏宇,我跟没跟你说过,你做事要有个底线!”
“咻啪。咻啪。咻啪。”
“你做什么混事我都不惊讶,可你偏偏去违法乱纪!”
他这次做的事哪里够得上违法乱纪,这分明说的是他贩卖盗版光碟的事。
关宏宇挨着这顿迟来的揍,心中却没有半点委屈,默默地听着的关宏峰在身后的教训。
“你对得起咱妈么!”
又是一腰带下来。
关宏宇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却觉得关宏峰这次打他的力道轻飘飘的,看关宏峰脸上怒气,绝不是因为怜惜他,只怕这病来的不轻。
“哥,”关宏宇回过头:“别打了,你发烧了,等你好了你想怎么着都行,我认罚,你现在需要休息。”
关宏峰此时烧的正难受,手上也没有力气,但面对关宏宇的请求却毫不退让:
“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能这么过去。”
关宏宇见关宏峰这样子心里虽然着急,但却毫无办法,他知道关宏峰是因为盯他的梢才着凉发烧的,心里一阵阵内疚,同时也不想让关宏峰觉得他是在逃罚。
关宏宇忽然想起关图安临走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宏宇啊……你要听你哥的话……知道么?”


“好,我听你的。”关宏宇深吸了口气,然后一颗一颗解下扣子,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是我的错,你打吧。”关宏宇索性把眼一闭,撑在了床边。
关宏峰手里的腰带也没留情,兜着风就抽下去,尽管关宏峰现在没多少力气,这顿打还是让关宏宇吃尽了苦头。
到最后,落在关宏宇身上的腰带几乎轻的没声音,关宏宇回头一看,关宏峰已经摇摇欲坠了。
关宏宇赶紧起身扶住关宏峰,不顾自己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给关宏峰换了衣服又扶上床,最后又给关宏峰灌下了退烧药。做完这些,天刚刚亮。
等关宏峰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关宏峰的烧已经退了,一醒就看到趴在床边的关宏宇,脸对着床,只有乱蓬蓬的头发对着自己。
这是,一直守在床边?
关宏峰忍不住去摸了一把关宏宇的头发。
关宏宇被关宏峰的举动弄醒,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关宏峰,然后惊喜地睁大眼睛:“哥,你醒啦!烧退了没?还难受么?”
“现在什么时候了?”
“四五点吧,你饿了么?我给你盛碗粥?”
“你一直守在这儿?”关宏峰有些惊讶。
“嗯。”关宏宇点了点头,关宏峰看到了关宏宇浓重的黑眼圈。
关宏峰从床上起来,伸手去拉关宏宇,关宏宇带着一身伤在床边坐了一天,这会儿要起身都特别费劲,关宏峰见状,直接俯身双手把关宏宇捞起来,抬到床上。
“哥,我……”
“趴好了别动。”
关宏宇不愿麻烦关宏峰,却被关宏峰打断,只好乖乖的趴在床上。
关宏峰出房间拿了伤药回来,掀开关宏宇的衣服细心的涂着。
“哥,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会再管我了。”关宏宇的声音带着些鼻音。
“本来是想的。你被开除这事儿,我确实很生气。”
“那你现在原谅我了?”
“嗯。”


涂好了药,关宏峰为关宏宇盖上了被子。
“好好睡一觉吧,伤好的快。”
关宏宇抱着枕头,安心地睡下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星期天早上。


关宏宇醒了不愿意起来,依旧把头埋在枕头里赖床,关宏峰在旁边也不催他,只是安静的等,看着关宏宇的一头乱发,刘海耷拉在眼睛上,想起来关宏宇这几日总是频繁的扒拉刘海,关宏峰摸着关宏宇的头发,说:“头发长了,我给你剪剪吧。”
“你会剪头发?”关宏宇抬起头狐疑地看了一眼关宏峰。
“嗯,”关宏峰点点头:“警校不许留长头发,我和舍友为了省钱都是互相剪头发。”关宏峰顿了一下,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我手艺还不错。”
关宏宇来了精神,不顾身上的伤,从床上爬起来,寻了张椅子搁在屋中间,坐了上去。
“来吧哥,看看你水平怎么样。”
关宏峰取来了一大块布围在关宏宇脖子上扎紧,拿剪刀一点一点的给关宏宇剪头发,头发一绺一绺的掉在地上,不一会儿,关宏宇的发型就变得清爽了不少。
关宏峰把围在关宏宇身上的床单一扯,说了声:“成了。”
关宏宇摸了摸头上,有点扎手,照着镜子一看,不禁有点后悔:“这也太短了吧?”
“短点利索。”
关宏峰却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无奈,关宏宇也只好顶着个寸头,
“谁让你是我哥呢!”


﹉﹉﹉﹉﹉﹉﹉﹉﹉﹉﹉﹉﹉﹉﹉﹉﹉﹉


☞关宏宇:我早该想到,关宏峰在警校学会剪的发型就只有寸头🙄

评论

热度(52)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Rach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