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平凡(六)

忆宇双关_:

故事背景/人物性格(一)(二)(三)(四)(五)




-正文




“宏宇...”,轻飘飘的一句呼唤,还带着刚起床时特有的鼻音。


关宏宇听见响声,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关宏峰像个小孩子一样,刚睡醒就在找他。


“哟!醒了?”


看来,他翻箱倒柜找衣服的声音,成功地吵醒了关宏峰。


 


关宏宇大大的黑眼圈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布他昨晚没有睡好的事实。


 


 


昨晚他们哥俩具体也说不清是谁在折磨谁。


关宏宇跟完全昏睡过去的关宏峰聊完人生,心想着关了灯让他哥好好睡一觉。可谁知,关宏宇刚洗完澡出来,就听见卧室里传来阵阵急促的呼吸声。


关宏宇以为关宏峰醒了,正在干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毕竟他经常这么干。他连还在滴着水的头发也顾不上管了,踩着‘吱吱’作响的拖鞋悄悄走近卧室。


好奇地向里面张望,揣着小心思准备吓唬一下关宏峰,猛地打开灯,嬉笑着,“你在干嘛呢?”


 


关宏峰蜷缩在床上,脸色惨白,被子已经被他踢到了地上,原本就杂乱的卧室现在更显狼藉。


看着关宏峰无比痛苦的样子,关宏宇一瞬间懵了,赶紧上前手忙脚乱地拍着关宏峰的背。


关宏峰满头大汗,像是一个刚被救起的溺水者,大口地呼吸着。


此时,一头雾水的关宏宇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关宏峰是不是把脑子摔坏了,正犹豫着要不要把他送去医院。


 


再一次接触到亮光的关宏峰,渐渐安静了下来。关宏宇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重新给关宏峰盖上。


现在已经半夜一点多了,关宏宇还没搞清楚关宏峰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又担心如果没有人看着他会出事,只好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


 


幸好床够大,关宏宇和衣勉强在他哥身旁睡下。


几个回合下来,关宏宇总算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一关灯关宏峰就会变得不正常。


难不成是怕黑?没等关宏宇想明白,眼皮就打起了架,困得不行,也不去管“关不关灯”的问题了,随手扯过一件外套盖在头上,闷头就睡了。


 


 


关宏宇苦笑着问关宏峰,“你知道你昨晚怎么了吗?”


关宏峰从在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用手去摸伤口,喃喃问了一句,“怎么了?”


对于昨晚的事情,关宏峰其实还是有点印象的,只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有在吃药抑制病情,一直也没搞清楚自己这病的底线在哪。


大多时候,只能从事后别人的描述和自己醒来之后的状况,大致推断出病发时的情形。


关宏峰也知道自己那是心理问题,吃再多药也是徒劳,根本治不好,但他还是选择去回避自己的内心。


 


“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给你放一天假,医药费回来给你报销。”


关宏宇收拾完衣服,转身走出了卧室。关宏峰瞥见床头关宏宇那件被他动过手脚的皮衣,才记起昨晚录音的事情,赶紧把窃听装置拆了下来。


 


关宏峰跟关宏宇要来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又找他要了几件衣服去洗澡。


关宏宇穿好鞋子准备出门,冲浴室里的关宏峰喊,“电饭煲里有白粥,你要想喝就喝吧!”


 


关宏峰洗完澡出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吹风筒,更别提药箱了,这个家乱得让他新的伤口阵阵发痛。


收拾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关宏峰直到中午才吃上早餐白粥,还没吃几口手机就震了起来,是关宏宇打来的。


 


“喂,你去看医生了吗?”,关宏宇开门见山地问。


“没有。”,关宏峰如实回答。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像是想骂人又理智地忍住了,“你是不认识路吧?早说啊,我叫那个崔虎带你去。”


“不用,我没事。”


关宏宇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你最好没事...”,忽而又正色道,“你还在我家?”


 


“嗯,怎么了?”,关宏峰觉得今天关宏宇对他的关心有些莫名的频繁,心里隐隐有些‘做贼心虚’的不安。


“哦,没有...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关宏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由衷地佩服关宏峰。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也能待得下去,以前可是都没有人能在他家待超过12小时,包括他自己。


关宏宇已经很久没有叫阿姨去家里打扫卫生了,现在家里乱得根本不适合用来待客。


 


然而,关宏峰并没有关宏宇想象的那么矫情,不仅没有嫌弃他的狗窝还都给收拾好了,目的主要还是看一下他家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也一无所获。


此时关宏峰正在听手机里昨晚录的音。


......


“最近货运得怎么样?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查得太严了,不好办。”


“听说你还有个双胞胎哥哥?”


“是啊,最近刚冒出来的,像变戏法一样。不过他不是干我们这一行的,你就别打他主意了。”


“老大他只要熟人,前一段时间有几个给抓了,现在人手有些紧。”


“行了,我再想想办法就是了。”


......


关宏峰反复听了好几遍,从一堆废话和男女的嬉闹声中,找到了这几句还算有价值的线索。


目前掌握的信息太少了,关宏峰也不想妄下定论,所以给顾局发的也只是些原始信息。


 


赶在天黑之前,关宏峰回了一趟酒店,把备用药找出来吃了。


正打算去楼下饭店吃个饭,关宏宇的电话又来了,“你在哪呢?要不要过来吃饭?”


关宏峰犹豫着,目前他最关键的任务就是最好二十四小时都跟着关宏宇,可昨晚不愉快的经历让他本能地想拒绝。


关宏宇也察觉到了关宏峰的异样,游说道,“哎呀,不是谈合同!大排档吃烧烤,你不嫌弃就过来吧!崔虎也在这,地址给你发过去了。”


 


等关宏峰赶到的时候,关宏宇他们已经吃嗨了。


关宏宇招呼关宏峰坐下,习惯性地递过去一瓶啤酒,见关宏峰没有接,愣了一下笑着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搞错了。”,把菜单递给关宏峰,“点点饮料,还想吃些什么就点,我请客!”


关宏峰很少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再加上现在是晚上,他的大脑运行已经自动变得缓慢了,想了好一会才随便点了一些。


 


关宏宇看关宏峰磨磨唧唧地半天没动嘴吃,一副下不去手的样子,“客气啥?吃呀!撸串不会撸啊?”,扭头用夸张的表情跟崔虎开关宏峰的玩笑,“不会撸,哈哈哈...”


“没有,来之前吃过了。”,关宏峰替自己开脱道,对于关宏宇拿他开这种乱七八糟的玩笑已经见怪不怪了,依旧没让关宏宇如愿以偿看见他生气怼人的样子。


关宏宇觉得关宏峰这个人很是无趣,老端着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架子。既然现在都已经跟他混了,还这么的放不开怎么行呢?明显还有待改造啊!


 


关宏宇递给关宏峰一串羊肉串,“喝酒不行,撸串不会。你这样活得没意思,知道吧?”


又递给他一串腰子,“多吃点,好好补补!看你昨晚虚的,跟什么似的。”


一旁的崔虎好奇他们俩昨晚干了什么,一脸惊奇地问,“什、什么啊?”


关宏宇嚼着嘴里肉,斜眼看着崔虎,一字一顿地说,“棒槌啊!”,说完自己笑成神经病,结果被胡椒粉呛上了喉咙,咳到半死就开始灌酒。


“都吃爽了!待会带你们去爽一爽!”,关宏宇左右开弓搭着他们的肩膀,仰头笑着。


 


这就是关宏宇他普通的一个市井小民,跟以往的某一个夜晚一样。和自己的兄弟吃着荤食说着荤话,自由自在地活在世俗边缘。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个关宏峰。


关宏峰这几天跟着关宏宇混,无时无刻都在过他之前没有经历过的人生。这不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吗?托关宏宇的福,他这辈子算是过上了一回了。


 


三个人吃到最后就真的爽了,关宏峰跟崔虎两个人差点扛不住一个关宏宇。


“转场!转下半场!去来点下半身运动!”,关宏宇眼睛都快聚不了焦了,还在瞎嚷嚷,结果这一顿还是关宏峰买的单。


 


关宏宇平时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喝得差不多了就喜欢装醉找人聊天,像是要把心里的苦水一股脑地全倒出来,才不枉喝的这一遭。


“你们都不要背叛我!听见没有?特别是你,新来的!”,关宏宇呼出来的酒气喷得关宏峰想给他一巴掌。


如果说,关宏峰就是关宏宇盼回来的大哥,那么,崔虎是关宏宇捡回来的小弟。


 


 


刚认识崔虎那会,关宏宇才刚当完兵出来。他之前那帮要好的兄弟都赚了些钱,关宏宇去找他们帮忙找个工作,没想到他们居然给关宏宇摆脸色。


关宏宇一身铮铮傲骨,二话不说就跟他们断了联系。


世界仿佛是一夜之间变的,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关宏宇不知道该从何先适应起。不过,关宏宇一个跟紧时代潮流脚步的人,网吧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关宏宇只在网吧里研究了一晚就上手了,CS枪战玩得那叫一个溜,射着射着就上瘾了。


好在关宏宇也是个懂得克制的人,给自己规定一天上网的钱花完了,就不玩了。但还是会依依不舍地在网吧逗留,看别人玩也好。


 


角落里那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崔虎就这样被关宏宇盯上了,崔虎也是真善良,关宏宇都直接上手夺鼠标抢键盘了,他都没赶他走,还乐呵呵地在一旁指导。


后来,关宏宇拿自己当兵退役的补贴帮崔虎解决了他家里的一些麻烦,崔虎感动得彻底认关宏宇当大佬了。


之后关宏宇发现崔虎除了游戏玩得好,电脑技术还是挺牛逼的。


他干脆辞了那份没意义的工作,准备自己做小生意,发大财。


于是跟崔虎商量着一起卖盗版碟,一个人来制作,一个人去贩卖,彼此分工合作,钱没赚到多少反而进去了。


这俩‘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这样相互扶持走到了今天。


 


 


关宏峰和崔虎把关宏宇扛回了他家,两人二话不说就默契地直接把关宏宇扔到了沙发上,任由他在那哼哼唧唧。


崔虎震惊地看着关宏宇的家,所有东西都井然有序,从来没有过的整齐,他怀疑关宏宇是不是为了招呼他哥,特意换了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


时间不早了,崔虎喝了几杯水也就回去了,关宏峰客气地出门把他送到楼梯口。


等关宏峰回来,刚进门就被关宏宇劈头盖脸地问,“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你额头的伤怎么回事?是不是去跟别人打架了?”


关宏峰默默关上门,把靠在墙上埋怨着他的关宏宇拽回屋里,“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不喝,除非你跟我说清楚!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关宏宇抱着靠枕赌气地坐在沙发上,不仅真的不接关宏峰递给给他的水,连看都不看一眼。


“你喝了我就告诉你。”,关宏峰把水杯往前送了送,面对关宏宇一连串没头没尾的问题,他不知道该从何回答起。


关宏宇抬起头看了一眼关宏峰,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发现关宏峰现在哄他的样子,跟小时候很像,想着想着眼睛渐渐变得模糊。


忽然整个人就泄了气,转身躺倒在沙发上,闭上了湿润的眼睛别过脸去,生怕被关宏峰看见,“我不想听了,你走吧。”


 


关宏宇还是临阵脱逃了,刚刚还处心积虑想骗关宏峰说出真心话的他,就这样放弃了。


答案或许并不重要,我们还有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不着急,你以后慢慢说。


 


关宏宇突如其来的沮丧是关宏峰没有想到的,他把水杯放在茶几上,在关宏宇身边坐了下来。


 


关宏宇装醉装得出神入化,连关宏峰都被他骗了。


 


关宏峰心有愧疚,他不知道关宏宇是怎么走上酗酒这条路的,明明小时候他们哥俩最讨厌的就是酒了。


他默默感慨着这么多年以来,关宏宇孤身一人走千里是有多么的不容易,他能感同身受到那份痛苦。


他相信关宏宇也是体谅他这个哥哥的。


所以,他们谁都不愿去提及过往的伤心事,只是珍惜这相聚的时刻。


 


宏宇,你要相信哥,我坚持这么多年不来找你,只是不想连累你。






-TBC



评论

热度(47)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忆宇双关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