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平凡(十)

忆宇双关_:

故事背景/人物性格(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这篇很正常。




-正文




关宏峰的眼睫毛动了动,守在病床边上的关宏宇捕捉到这一微弱的信息,把握在手里的手又握紧了些,小心翼翼地轻声唤着:“哥。”


关宏峰慢慢睁开眼睛,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就已经注意到旁边那位热泪盈眶的人,茫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关宏宇把关宏峰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上,努力让他感知到自己多一些:“是我,哥。”,他迫不及待地想让关宏峰知道自己的存在。


关宏峰听见他的呼唤,歪过头浅浅地笑了,紧紧贴着他脸的手掌轻轻摩挲着,抬起一根手指抹去那滴慢慢滑落下的泪。


 


关宏宇那双布满血丝的泪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久别重逢”的关宏峰,害怕再次失去他,舍不得松开他的手。


“哥,你不要再抛下我了…”


关宏宇哽咽地说完,把头埋在关宏峰盖在身上的被子里,惹得关宏峰鼻子一酸,抽出被他握在怀里的手,搭在他颤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关宏峰已经很久没听到关宏宇喊他“哥”了,整整三十年。


 


 


关宏峰在ICU的那两天,一度被下达病危通知书。他那长期服用精神类药物的身体,已经被摧残得很是虚弱。


医生询问关宏宇有关关宏峰的病史,他竟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关宏峰老是晕。


关宏宇懊恼极了,相处了这么多天,对他哥的了解,却只是冰山一角。


他不管自己身上的伤,翻遍了关宏峰所有的行李,找到了几瓶全是英文的药,自己看不懂让崔虎帮忙调查了一下,又吩咐他的小弟跑到长丰,从心理医生的手里收集到了关宏峰以往的病历。


 


最早的那一份病历是关宏峰22岁的时候,那会他刚参加工作,市局派他去卧底,他担心整个行动会因为他的问题而失败,所有第一次去接受了心理治疗。


在那之后,每次他去复查,症状都没有减轻,用药量反倒增加了。几年来,他前前后后吃过不下十几种药。


后来,他知道吃药根本就治标不治本,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他的判断力,所以他干脆放弃了药物治疗,没有特殊情况下都尽量不吃药,靠自己死撑着渡过一个个漫长的夜晚。


 


关宏宇翻了几页病历,只了解到关宏峰患病的原因就看不下去了,把病历交给医生,马上安排了几个小弟去“掘地三尺”把那个男人找出来。


特意叮嘱:“活要见人,死要见坟。”


 


 


关宏宇抬起头,吸了吸鼻子,目光坚定又决绝:“哥,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恍惚间,关宏峰回想起来:这是小时候他最常跟弟弟说的一句话。那时候关宏宇很信任他这个哥哥,关宏宇想去玩的游戏,关宏峰觉得危险,他便不去了。


 


如今的处境也很危险,他不想关宏宇再越陷越深了。关宏峰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气息尽量稳定下来,语气平和地问他:“宏宇,那些人都是谁啊?”


关宏宇没有着急回答,喂关宏峰喝了几口水,缓缓说道:“哥,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都解决掉了。”


他搪塞完关宏峰,又觉得哥哥应该有知情权,不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鬼门关走一遭,受了这么一身伤,心里多少会有些害怕。


关宏宇又若无其事地解释了一遍:“就是一群挑事的,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再出现的。”,语气颇有信心,目的是想让关宏峰更安心一些。


 


其实,关宏宇根本就没把那群小混混放在心上,反倒是那个男人,一直揪着他的心。


他希望他没死,他要亲手了结了他。


 


正想着,手机就响了。关宏宇安抚好关宏峰,出去接了个电话:“喂?”


“宇哥,人找到了。精神病院里呢,照片资料给你发过去了。”


关宏宇冷笑了一声:“嗯,看好了,改天我去会会他。”


 


关宏宇愉快地走进病房,不小心步子迈得太大,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咧了咧嘴。


关宏峰担忧地望着他:“你的腿...没伤到骨头吧?”


关宏宇笑了笑:“没事,只是有点淤青,过两天就好了。”,走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打算陪关宏峰聊聊天。


 


关宏宇找了一件厚外套披在关宏峰的被子上,脸上挂着掩藏不住的笑意:“冷吗?哥,外面下雪了。”


关宏峰摇了摇头,望着他那笑盈盈的眼睛,好奇地问道:“你笑什么呢?”


关宏宇挑了挑眉,想着告诉哥哥也无妨,也许哥哥也会很开心,自得地凑近关宏峰的耳边小声说:“我找到那个人了,当年害你的人。”


 


关宏峰一愣,他没想到关宏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不希望弟弟为了他干傻事,他皱起眉,语气平静地说:“我知道他在哪。”


关宏宇明显被吓了一跳,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你...”,忽然明白了过来,冷静下来安慰道:“没关系,哥,我替你去...”


关宏峰叹了口气,忧伤地闭上了眼睛,打断他的话:“宏宇,你不知道,咱妈到死都还念着他。”


关宏宇像是被什么击中了胸口,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有万般委屈堵在心里。


 


关宏峰看着关宏宇一脸忧愁的样子,仿佛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是这样天真地以为,世界总是善恶有报的。


有些事经历过才知道,它会是永恒的无解。


我们不是上帝,没有权利以惩罚者的身份去惩罚罪犯。但我们可以选择,以执法者的身份去将罪犯绳之以法。


 


关宏宇不知道关宏峰当初是怎么说服自己的,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想尽办法把哥哥的病治好。


良久,关宏宇站起身,给关宏峰掖好被子:“哥,你休息一会,我去给你买吃的。”


 


关宏宇安顿好关宏峰,吩咐门口的一个小弟继续守着,又让另一个跟他一起去买东西。


关宏宇很少带他的小弟出来,他的那些小弟们在平时都是跟着他们各自的老板干活。可以说是一帮老板养着一群小弟,目的就是为了防小人。


要想在灰色地带混下去,黑色实力还是得有的。但也不能纯混黑社会,还得生活不是么?


所以他们几个老板就成立了这么一个帮派,虽然老板只有几个人,但却覆盖了很多领域:物流运输、财务公司、酒吧、甚至是色情服务,无所不及。


相比之下,关宏宇的物流公司算是较白的那一个了。就是因为太白了,他们的几个物流公司还有一个老大带着,以防万一。


 


关宏宇买完东西,就匆匆回到了病房,看见关宏峰躺在床上乖乖地等着他,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他的视线只要离开关宏峰超过三分钟,就会莫名其妙地心慌,敢情是那晚过分恐惧留下的后遗症。


护士正在给关宏峰换吊瓶,关宏宇看了一眼上面挂着的卡片,兴奋地说:“耶!最后一瓶了!哥,加油!”


护士被他搞怪的样子逗笑了,一旁的关宏峰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家弟弟是有点傻。


 


等护士交代完事情出去后,关宏宇又开始作妖了:“哥,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关宏宇把小太阳取暖器从纸箱里拿出来,得意地向他献着宝,关宏峰有些意外,笑着说:“我不冷啊。”


关宏宇听闻,立刻伸手握了握他放在床边的手,依旧凉凉的,嘟囔道:“还说不冷。”


关宏峰苦笑着,生硬地转移话题:“我有点饿了。”,关宏宇买回来的粥飘出来的香味,早就铺满了整个病房。


 


关宏宇买了两份粥,一份白的,一份有肉的,都打开了盖子在那放凉。


关宏峰看着那两缕腾腾往上升的热气,咽了咽口水。然而,关宏宇还在那炫耀给他新买的热水袋和暖宝宝,兴奋地给热水袋插上电,又撕开暖宝宝的包装硬要给他贴上。


解决完“温”的问题,关宏宇才想起了关宏峰“饱”的问题。


关宏峰的手不利索地舀着粥,嘴还没凑上前去就洒了出来,“哎呀,我喂你。”,关宏宇从关宏峰手里拿过勺子,一点点地喂给他吃。


 


关宏峰吃得很快,关宏宇差点没跟上他的速度,吃到一半,关宏宇给关宏峰换了另一碗有肉的,为了营养均衡,关宏宇给关宏峰喂饱粥后,又向门口的小弟要了把匕首,给他削苹果吃。


准确来说是“砍”苹果,对关宏宇来说,削苹果皮实在是太难了,一不小心就会把一大块果肉削进垃圾桶里。关宏峰担忧地看着他,这么粗暴的削法,不免担心他会“砍”到手。


“砍”到最后,苹果皮是没了,果肉基本上也没了。关宏宇端详着被自己削得只剩下苹果核的“杰作”,懊恼地说:“看来下次苹果得买大一点的。”


 


关宏宇啃着剩下的一点点果肉,决定再给关宏峰削一个。


关宏峰累了,歪着头打瞌睡,瞥见枕头边露出一个红红的三角,好奇地把它拿了出来。


是一个红布裹着的三角平安符,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关宏峰看着觉得很熟悉,像是在哪见过,正打算问旁边的关宏宇。


关宏宇就先开口了:“这是小时候咱妈去庙里给我们俩求的。我的那个早不见了,这个是你的,一直放在枕头底下。那天你走得急,都没带上。”


关宏峰如鲠在喉,盯着它看了很久,像是见到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故友,紧紧揣在手中不舍得放下。这么小的一个东西,没想到弟弟会一直替他保管着。


 


 


关宏宇削好一个看上去还可以的苹果,细心地给切成了一小块放在杯子里,拿热水泡着,递了一根牙签给关宏峰。


关宏峰动了动挂着点滴的手,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关宏宇的手,又急忙收了回来。点滴太凉了,打进血液里,自然也会把身体整寒几度。


关宏宇把关宏峰挂点滴的手小心翼翼地搭在自己温暖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握着输液管把它捂热一些,好让那些冰冷的液体带上一点他的体温再输进关宏峰的血液里。


 


关宏宇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边上笑嘻嘻地说:“哥,你睡吧,我看着就行。”


关宏峰安心地闭上了眼睛,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护士在给他拔针,关宏宇帮他按着止血贴,轻声哄着迷迷糊糊的他:“没事,继续睡,我帮你按着。”


 


关宏峰合了合眼,却再也睡不着了,看见关宏宇坐在那打着瞌睡,心疼地说:“宏宇,你去躺一会吧。”


关宏宇抬起头,伸了个懒腰,趴在关宏峰床边,喃喃道:“没关系,我趴一会就好了。”


“来我床上躺一会吧,我睡醒了。”


还没等关宏宇答应,关宏峰就已经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出了一个位置。


 


关宏宇眼看盛情难却,先是半个屁股坐了上去,再是半个人躺了下去,轻轻地靠着关宏峰的肩膀,关宏峰看他只睡了半边身子,拽着他往里面挪了挪,把热到出汗的被窝分给了关宏宇一半。


关宏宇躺了一会,舒展了一下筋骨,却也睡不着,拿起手机看了看,跟在一旁发着呆的关宏峰说:“哥,咱俩自拍一张吧?”


关宏峰眼看盛情难却,先是半张脸进了画面,再是半个身子轻轻靠了过去,关宏宇看他只照到了一半,搭着他的肩膀,把头轻轻靠着他的头,咧着嘴一连拍了好几张。


他俩靠得足够近,关宏峰能闻到关宏宇身上淡淡的烟味。他们之间这么亲密的距离,关宏峰意外地没有感到不适,反倒是觉得有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身旁是他最亲的弟弟,这世上唯一一个和他最亲近的人。


 


 


天渐渐黑了,关宏宇如临大敌,把中午买的几盏台灯全搬了出来。


关宏峰哭笑不得,看着忙个不停的关宏宇:“没那么严重,开一盏灯就够了...”


关宏宇还是不放心,给一排台灯依次通上电,放在关宏峰床边:“还是亮一点好。”


 


睡前,关宏宇给关宏峰打来热水,说要帮他擦身。关宏峰有些不自在,看着关宏宇伸过来的手,腼腆地说:“我自己来吧...”


关宏宇知道关宏峰是个敏感的人,也不强求他,尊重他的意思把热毛巾递给他。


 


关宏峰轻松洗完脸,就是擦起背来有些艰难。他那笨拙的样子让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他瞪了一眼在一旁偷笑他的关宏宇,硬着头皮主动叫他帮忙:“你来帮擦我一下。”


关宏宇笑着接过毛巾,用热水洗了一把,轻柔地帮他擦着背:“哥,你以后有什么事可别一个人逞强,叫我就好了。”


关宏峰默默听着,心里一阵酸楚。孤身一人走了这么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只是不习惯突然有人说要陪自己。


如果说爱是光,那么恐惧和焦虑,从来就是我们身后的影子,但如果没有影子,又怎会有光呢?


一缕平凡的光照进了平凡的夜。


 


半夜,关宏峰是被热醒的。小太阳一直对着他的脸,关宏峰感觉自己快要被烤熟了。


隔壁床上的关宏宇盖着一张薄被蜷缩着,眉头紧锁,估计是给冷的。关宏峰轻手轻脚地起身,把小太阳往弟弟那边挪了挪。


暖洋洋的光打在他的身上,关宏峰看着弟弟那安静的睡脸,思绪万千。半响,关宏峰望着床头那盏对着自己的台灯,悠悠地说:“真怕我会辜负了你对我的好。”


 


第二天,关宏宇跟关宏峰请了半天假,去公司处理这几天堆积下来的事情。


期间,有个人影闪进了关宏峰的病房:“关队。”


正在闭目养神的关宏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顾局派你来的?”


 


 


-TBC


新角色解锁新剧情...


 

评论

热度(47)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忆宇双关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