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慢慢喜欢你

柯基的小短腿:

#因为慢慢是个最好的原因


 


#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


 


1.


“帮你追我哥?”烟火星烙烫指腹,惊走所有漫不经心,掉落的半截烟伸手捞已挽救不及。沾灰的香烟地上翻滚几圈停住,疼痛蜷入掌心。握合的手揣进兜里,关宏宇跳下护栏,递到面前的粉红信封未多看一眼:“不帮。”


 


见他嫌怕事的态度,红俏发的何哥儿拍拍他肩笑道:“你小子,我知道你喜欢你哥班上那女孩儿...她跟我关系不错,咱俩互相帮忙不是很好?”她可没有少见关宏宇这小子有事没事打他哥的借口往A班跑,时常趁晚自习偷偷躲楼道口张望。


 


“喜欢吗?”问句硬邦邦咬在牙齿,他缓缓侧过头,目光散漫到别处。写在粉色封面的名字像猝然烫落他指尖的火星,避之不及,不得不避。糟糕透顶的感觉已让他慌乱心调,无暇思考何哥儿从哪里分辨出的喜欢。


 


突然顿住脚,他转头问:“你喜欢他什么?”


 


反问砸得何哥儿一愣,关宏宇见向来大大咧咧的女孩慢慢红脸,咬着下唇迟顿:“他...成绩好,人长得好看,对人也耐心......”


 


后面关宏宇没听完,销栓有响动,他看过去。天台门被推开,关宏峰走进来,一身蓝白校服清清爽爽。细风拂乱他熨帖的额发,仿佛天边落下一片云,关宏宇隔在几步外看,觉得他渺远得不大真实。


 


“你的盒饭。”清润的嗓音淡淡,听不出情绪。他挪不动手脚,身侧人已慌忙和他保持开距离。


 


“嗯.....”下移的视线避开那张脸,关宏宇应完后不知该再说些什么。也许应该再说声谢谢,或者喊他一声哥。渐靠近的脚步声像踩在他心上,愈近愈重。终于停下,关宏峰把盒饭塞到他手里,余一点温热的触感。


 


“下次别再忘了。”


 


关宏峰的离开干脆利落,如同悄无声息的来时,没有一句多问。


 


目光随消失在楼道口的身影失落,他握紧手中盒饭,又问自己一遍,喜欢他什么呢。


 


仍然没有答案。


 


 


2.


 


清澈的眼睛如夏日波粼的池水,泼到身上冰凉,沁到心尖的舒服。那样不经意的一瞥总会忍不住让人贪恋,想化身池里的一尾鱼,浸透那驱去心头燥火的凉意。


 


倘若他再笑笑,嘴角轻旋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慢慢笑弯那双眼睛,粼粼泛起微漾如白日星光。他会猜想,此刻他想与自己交谈些什么。


 


然而事实尚不用他猜想,敲到他脑袋上的笔已打醒了他。关宏峰坐在他对面,蹙起眉头瞥看他一眼,握笔的手朝他伸过来:“刚刚让你解的题,解完了吗?”


 


“什么?”窗外蝉鸣响了一声,胸腔里的砰动空跳一拍又寂静下来,关宏宇看着他张阖的唇问。


 


“什么。”重复一句,他见关宏峰真笑了,笑容浅浅糅着无奈。“关宏宇,你告诉我。今天下午你第几次走神了?”


 


“一、二.....”他当真掰着手指头正经数,余光见他唇涡盛笑,又故作严肃的展平。两指叩着桌面轻敲,他端稳兄长架子道:“少犯贫,你真以为我不会生气?”


 


软软趴倒桌上,他晃着关宏峰手臂无赖:“我只是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通.....”


 


“这不能构成你走神的理由。”关宏峰不吃他这套:“先把题拿过来。”


 


“别、别。”骤然想起他刚刚好像画了什么,压在胳膊下的作业本已被关宏峰抽走。


 


“......”静静欣赏一会他的大作,关宏峰摊摆作业本,挑挑眉朝他问:“关宏宇,这是什么?”


 


看着歪歪扭扭画在几何求证题下的椭圆,他心里霎时松口气,有一瞬庆幸于自己的堪忧画技,低低答:“.....鸡蛋。”


 


“鸡蛋?”吐字缓慢,关宏峰把两字玩味在舌尖。


 


“我重画还不行。”怕关宏峰看出端倪,他一把扯过作业,心虚不敢再看那张脸。


 


是鸡蛋,也是一个.....好看的鸡蛋。


 


 


3.


 


“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他把注意力全放篮球架的白框上,装着漫不经心的有此一问。


 


一个漂亮的抛弧,篮球斜擦白框角撞上篮筐,过多的力旋着球转两圈偏离飞出。滚落地面的篮球在关宏峰手里停住,关宏峰撑肘前推,篮球又稳稳回到他手里。


 


抱臂倚在栏架下,关宏峰像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篮球擦身而过也没有反应。惊心于他的不躲避,关宏宇着急跑到他身侧,还见他低头在想,少见的迷茫淡淡在眼底。


 


“你傻啊哥,这都不躲?”喘着气抬手揩把汗,自己的错,他却忍不住也责关宏峰一句。


 


关宏峰很快看他一眼又别开,只顾摇头想先前的问题,这才迟缓语气道:“.....没想过。”


 


“现在在想吗?”他目光顿在透汗的黑衬衫上,平时严合的领口稍开一个扣,若隐若现的漂亮锁骨。他想,会有一个人替他扣上那颗扣子吗,站在贴近他胸膛的位置。


 


“大概.....”关宏峰突然偏头看向他,目光却飄远了,像透过他看到远方。唇角拉紧成一个苦涩的弓弯,向上扬起,骄傲如关宏峰,他第一次见他有求不得的茫然:“不说了。”他慢慢摇头。


 


戛然而止的对话,他开始嫉妒那个被关宏峰藏在话里的人。


 


那个不能被提及的人。


 


4.


 


高三散伙饭,关宏宇从一桌急急赶到了另外一桌。


 


接到关宏峰的时候,他已醉倒在酒摊上快不省人事。扒拉着酒瓶不放,他醉醺醺一双眼仰头见他,盛着碎冰似的光,仿佛瞬间清醒了,精准喊出了他名字。而后整个人放心般倒了过去,他一手护住他头,手掌触及他烫热的脸颊,安静的睡颜便置在他手心。


 


“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


 


他背着他趟着黑一路走,熏暖的夜风拂面,背上人咕哝一声忽醒,极弱的声音贴着背后震动。


 


“我啊......”


 


“成绩好,人长得好看,虽然脾气要差点......”


 


他细数着,也不管背后的人听不听。数完他轻轻喊声“哥”,果然没了应答。


 


果然如此。


 


“还好啊,你喝醉了酒,从来不记事。”


 


5.


 


他梦见一轮远远隔在天上的月,梦见一只夏天抓不到的蝉。


 


他奋力伸手去抓,梦醒了。


 


他被人捉住了。


 


“关宏宇,睡觉也不老实。”


 


关宏峰一只手捉住他手腕,一只手仍抬稳了书看,目光不移。


 


“梦见了一些事儿。”


 


关宏宇支起半身,侧头看浸在暖色灯影里的半部轮廓。仿佛时间眷顾,除却那道疤,那少年好像从未变过。


 


“梦见你的那次告白吗?”


 


关宏峰仍在看,长长的睫毛低敛,只唇角勾起细小弧度。


 


“你...”怎么知道。他张嘴想问,却愣住了口。


 


因为一个突然而至的吻。


 


“是谁说的.....”


 


“我喝醉了,从不记事。”


 


End.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