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澜巍】过 来 挨 揍。(澜巍预警。sp预警。)

文窗妆。:

*大家好,我是文窗妆!本来打算考完再写的手痒今天写完了。是我之前提到的训诫梗。


*贴上下面这条是我写的第一篇澜巍sp。


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的这两篇哟!


http://wenchuangzhuang.lofter.com/post/1f4c9771_eeaca11e


*梗:剧版沈巍故意扎手那里。设定了一下时间线这俩人已经熟了已经住在(对面)一起了x。


沈巍低头检查现场时正巧一眼就看到粗陋的陷阱,虽然黑漆漆地但就是让人觉得这玩意儿明晃晃地摆在那就跟挑衅智商一样想不看到都难。


赵云澜就在那边套着那小子的话,离得不算远,但沈巍很确定短时间内赵云澜不会看过来。


沈巍蹲下身子,他突然有了个莫名的主意,要是赵云澜看到自己受伤会怎样?


沈巍压下了回忆以前的想法,伸指迅速在锯齿上轻按了一下,血珠大颗大颗冒着,串成一串滑落滴到草地上。


-“嘶...”沈巍起来时就那么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再偷瞥一下赵云澜。赵处长注意到这边情况倒是快,听到声音转头一眼看到沈巍的食指划破了个小口子,正泛着红珠。


赵云澜轻皱下了眉头随后挑了挑眉。“怎么回事,说说呗?”赵处长当然也不是光顾着说,手里动作一点也没落下,掏完上衣口袋又摸摸下身,嗨,真是起了怪了早上还记得明明自己带了好几个创可贴的。


-“没事,不小心被扎了一下,不要紧。”


-“我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你---”赵云澜听到这话就来气,那么大一个铁夹子说是不小心被扎了一下旁边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子都不信。赵云澜咬了咬嘴唇,晃晃手指刚打算训斥两句,这时却正正好好对上了沈巍的眼睛,沈巍抿着嘴不说话,眼睛睁地大大的,还不时眨两下,眼眶有点红,隐约还泛着层泪光。...虽然泪光这赵云澜十分感觉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就这么显得无辜极了,似乎还带了一点点委屈,赵云澜甚至感觉这家伙的兽耳好像都藏不住了,就在这里真的抖抖晃晃一样。


这么一看赵云澜心一下软了,好像都化成一滩水一样。但就软了这么一下,他收手错开目光看向旁边杂草丛生的灌木,终于摸到了这该死的创可贴,赵云澜骂着,让老子真是好找。


他粗暴地将沈巍一把拽过,沈巍被这突然地猛力搞得有点踉跄。还没站稳时赵云澜已经捏着他手心强迫他把手伸直。手法说不上熟练但也收着力怕弄疼伤口。涂着药的一面贴上指腹时沈巍疼得往后一缩。


赵云澜察觉到人的小动作并没说什么,叫那小子滚回去有啥事天亮了再说,自己则紧攥着沈巍的手腕走到车前把人推了进去。


...怎么生这么大的气。沈巍揉搓着自己被攥地生疼的手腕,红印都出来了。赵云澜开得特别快,板着张脸一路上也没说话,俩人就这么冷了一道。


还没等沈巍拿出钥匙时赵云澜就拧开了自己家的门锁,喊了声“给我过来。”就这么不由分说地拽着沈巍进去哐当一声踹上门。


“你干什么!”沈巍一甩胳膊转过身去不想再理他,又拖又拽真是莫名其妙。赵云澜虽然很排斥写报告这个东西但为了以防上头突击时自己有心想写都没纸这种尴尬情况还是向沈巍要了两本稿纸,桌面杂乱无章赵云澜正翻箱倒柜地找着这个东西。


赵云澜叹口气,下了以后一定要收拾桌面的决心。终于看到本子一角时他抬手一抽,画地形图用的钢尺跟着被拽出来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声音十分清脆。他将稿纸卷成了根小棍,纸的,下多大力倒也不担心什么。但在自己手上试了几下赵云澜迅速放弃了这个东西,用多大力这也压根没什么感觉啊!


他转身去拾地上的尺子,或许这玩意还能有点用。


沈巍依旧那么站着,赵云澜瞧他一眼,眼眯了一下,虽然冷了一道但赵云澜气并没怎么消,说了句“手伸出来。”沈巍没什么心里防备,以为他要检查自己的伤口,于是乖乖地伸到他面前。


“不是这只,换手,另一只。”
“...啊?”沈巍没反应过来,赵云澜没了耐心,抬手捏住沈巍的手腕后往上一举,又迅速攥住沈巍的手指,强迫他把手伸直。


“啪 啪!!”
在没什么其他动静的前提下,这两下显得特别响。明明也没用多大力吧,赵云澜这么想着。


两记钢尺砸在沈巍的手心上痛感迅速传来,还有一阵一阵的酥麻感。这种东西打在手心这种地方有的是迟迟消不去的钝痛,沈巍没忍住轻嘶一声,反应过来抬头瞪着赵云澜。
-“你干什么!放开我!”沈巍被这种既痛又耻的感觉一下子激起了生理泪水,强忍着又瞪着眼睛一下变得通红。他使劲想要挣脱赵云澜的束缚,可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这时怎么这么大力气。


“故意挨扎时怎么没想过会挨打?”赵云澜改了平日里那种吊儿郎当的腔调,严肃正经训起人来还真是有一套。


沈巍听到质问自知理亏,也没回答这句,倒突然安静老实了,明显是承认了。本来认个错就完了可是沈巍这时嘴上好似抹了胶水。赵云澜看他都挨了两下打了还是 丝毫 未有 半分 认错 之意,原先刻意压下的火噌地一下窜上来。


显然是不够。


“沈教授,有你的。”赵云澜伸指甩几下指了指低头目光躲闪的人,拽着沈巍的胳膊大步走到沙发前自己一坐将沈巍用力一按直接按到自己腿上。沈巍两只手也被摁到一块摁在了腰部。这么折腾的时候眼镜哐当掉在了地上。
“哟,这倒省事了,我还就怕你带着眼镜没法摁你呢。”赵云澜冷笑一声,钢尺轻触沈巍的臀峰。


沈巍挣扎得比之前更厉害了,就算再不想面对也会想到这种姿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沈巍着实有些怕了,慌乱喊着,“赵云澜,你究竟要干什么,放开我!”
“干什么?揍  你。”
赵云澜看都到这份上了还不老实,服软求饶对他沈巍来说真他娘的叫难,行,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这板子硬。


“啪!”


狠狠地一下揍在了沈巍身上,痛感蔓延着全身各个细胞,但又带着一种极其微妙触电般的酥痒感。沈巍脸红得厉害,疼得差点喊出来,仅存的理智压制着这种更加耻辱的事情发生。


被打屁股就已经够羞耻的了,再喊出来那算什么?


“...赵云澜,你真是个疯子...!!”


赵云澜听到后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成啊只要你沈教授骂得越厉害这戒尺就挨得更重。


这个角度看沈巍的屁股被西服裤料包裹着圆润挺翘,都可以用形容女人的翘臀蜂腰那词儿。赵云澜很想亲自上手揍两下,但想着心气高的大教授勉强算乖地受罚已经很不容易,要真上手了还不得真急眼。


来日方长嘛,有的是机会,不在这一会儿。


赵云澜两下之间间隔很长,好让腿上这家伙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体会到痛感。沈巍动弹不得,咬牙切齿克制着自己想要喊出声的冲动,挨几下后实在忍不住了化而为小声的呻吟呜咽。此时也没了什么来回挣扎的力气,将脸蛋往沙发靠垫里深深埋了埋。


显然是哭了。


既有疼得又有羞得。


赵云澜其实气已经消了大半,还在揍只不过是等沈巍一句话。毕竟也想一次就把人打怕,断了这种伤害自己试探别人的念头。如果说先前几下还带着怒气,那么现在完完全全就是在给人长个教训而已。


一下重击甩在沈巍的屁股上,沈巍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忍不住挣扎着动了几下。
...“呃啊。”沈巍还在大口喘息着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别   动  。”
赵云澜威胁性的声音传到沈巍的耳朵里。沈巍有种莫名的委屈攻占了心头,他想起以前很多事儿来,夹着悸动悲欢还有些其他什么。


“我错了...不会有下次了。”
沈巍突然就这么说了。


赵云澜听见后又不轻不重地揍了下才扔掉了尺子。


照这个力道揍了这十几下肿了是很正常的。赵云澜软磨硬泡着让沈巍脱下西裤好来检查一下有没有破皮的地方。甚至说出了要是再倔就直接扒了裤子再揍一顿揍到下不了床为止。


沈巍此刻真想告别世界。也不想理会赵云澜的动作了,既然认错了那接下来也就不管了,要看就看,要揍就接着继续揍吧。


也没肿多厉害,毕竟赵云澜也不是那种腰壮膀圆的一拳一人命的冷血硬汉。哪舍得下那么重的手,警告几下就得了。


赵云澜想着揍都不揍你了那我揉揉总可以吧?


果然,沈巍又挣扎起来。赵云澜无奈朝屁股上扇了一巴掌随后又按紧了两只不安分的手。


“你能不能乖一点,少受点罪啊,听话。等你起来就喂你吃糖。”


赵云澜轻轻揉搓着沈巍红肿的屁股,又看到沈巍泛红的耳尖,再加上沈巍屁股上的传到手上更是直接到了心脏的这种热感,赵云澜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上气儿来了。


...妈的,沈巍要了老子的命。

评论

热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