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小小日常

应叁:

关于写关关雎鸠各番外时剩下的一点边角料。
毫无前后文,看个开心就好。




“关老师,等一下好吗?”一个男生从偌大的教室里跟着追了出来,轻轻拽住了关宏峰的胳膊,“这里我还不太明白....”

关宏峰停下步伐,没有在意对方有些逾矩的动作,只自然地接过那个学生手里的资料,低头仔细的看着问道:“是你画蓝线这些地方吗?”

他应大学同窗之邀来这所高校讲了几节课,本以为现在的年轻人多半浮躁贪玩、定是敷衍对待,却没想讲课过程中大部分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讲,讲课结束也能有人追出来问。

而关宏峰在研究上从来不会吝于指导他人,若不是出于对社会贡献最大化的考量,他可能更倾向于当个大学教授而不是刑警。

那个男生有些不自然的盯着身高甚至比自己矮上几公分的关宏峰,对耳边的谆谆教导如扶过堂风,只觉得关宏峰身上淡淡的味道似乎更有吸引力。

这人低下头时,会不经意露出白而细腻的脖颈,在黑西服的立领半遮半掩下格外让人想一探究竟,最要命的还是他讲课时的神采,沉着而睿智,宛若直击心脏的寒光利剑,可偶尔停下来看看大家有没有跟上进度时的眼神又莫名的透出不符合年纪的纯良,正经不已,又引人遐想。

关宏峰还在认真的跟他讲原理,举一反三、深入肌理,可他早已想入非非,在罪恶感里贪心的嗅着关宏峰的信息素味道。

一个beta,怎么会这么好闻.....

关宏峰总算闷头讲完,发现面前的男生早已魂不守舍,他竟是有些愧疚的皱眉道:“抱歉,我说的太枯燥了,但是这些理论你也要多跟着实践才会真的理解。”

他把资料还给年轻男生,宛若激励晚辈一般拍拍对方的肩予以鼓励,再次转身想走。

此行他把关宏宇一人抛在家里已经被对方百般指责只顾事业不顾家了,若再拖下去只怕要耽误了航班或改签成晚的飞机,那时还不知道那混蛋会怎么撒泼打滚让人下不来台。

“关老师!等一下,我还有不会的地方...”
“老师,那个,我也有没听明白的...”

除那个男生外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跟了出来,关宏峰看着又追上来的人默默皱起了眉,但还是选择停下脚步给他们一一讲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讲课时大家听的百般认真,如今下课了却又一个比一个糊涂似的问个不停。

还都是alpha,无论男女。

不是说alpha智商也是有优势的么,怎么这个大学恰好相反呢?

他忽然想到了关宏宇,那人也是alpha,可是在学术上完全不擅长,看两分钟就一副头疼发作的鬼样子,看来第二性征优势也还真是因人而异。

他没忍住的微微一笑,看的跟上来的几个学生连刚编好的问题都忘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久,关宏峰才终于把这群学生打发完,有些疲倦的赶回宾馆,刚刷了房卡,就被门外角落里窜出的人影猛的撞了一把,两人齐齐磕碰着进了屋,关宏峰被撞的一个趔趄,被那人熟门熟路的搂腰从后扶稳然后抱住。

关宏宇贪恋的蹭了蹭他带着凉意的风衣外套,娇滴滴的模仿小学生一般开口道:“关老师,我也有问题搞不明白,您也给我讲讲呗。”

关宏峰跟着他的话红了脸,不敢置信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去跟着周巡出任务顺便学习吗?”

“跟他有什么好学的?”关宏宇挑眉不屑的从鼻子里泄出几声哼哼,“哪比得上跟着你学的多。”

他一个后旋踢把门直接关上,猴急猴急的向关宏峰伸出毒爪,隔着大衣蹭过暧昧的下腹,意味深长的摩挲着道:“关老师可否教教我怎么得到您的心呢?”

关宏峰没好气的掰着他的手道:“学费都不交也配听课?把手拿开。”

“没学费,看来我得以身相许了....”关宏宇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哥,你讲课的时候,声音可真好听……”

关宏宇痴痴的边想边笑,可又转念一想觉得他哥也是真的缺根筋,一群alpha问问题,目的简直昭然若揭,也就关宏峰还刻板严肃的给那群人讲完,关宏宇想到他被学生围着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现在的大学生都怎么了?连基本的上课玩手机都做不到吗?!一个个盯着他哥看看看的!

关宏峰由他抱着,回头敲了他一个脑瓜崩,明显不严肃的道:“你要听我课怎么还每次都要偷偷的、改不了这跟踪人的坏习惯。”

关宏宇用他哥的肩膀托着自己的圆脸,顺着他的话瞎掰道:“我不仅喜欢偷看,还喜欢偷人呢,那天你可得小心点走在路上被我拿麻袋捆走。”

他趁着关宏峰放松无防备的状态,伸手进了关宏峰口袋里,摸索出一张小纸条,啧啧两声后拿给关宏峰看,一字一句的指着念道:“亲爱的关老师,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对您的课很感兴趣,若您愿意指点可以打给我。”

关宏峰按住他的手,夺下那个纸条,仔细看了一遍严肃的问关宏宇道:“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这句话满满的写的可都是‘您真可爱,约吗’。”关宏宇超他挑衅的一笑,“我说什么来着,你这样的素食物种太容易招肉食动物了,我可不就得跟紧点吗?”

关宏峰还在皱着眉,颇有些对现在年轻人的心理问题痛心疾首的意味,关宏宇就夺了那纸条,扔进了纸篓,回身亲了亲他。

“您也别太难受了,现代人就这样,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活在封建思想里,那么传统啊。”

“不行。”关宏峰又要去把那纸条捡出来,“我得练习这个学生教育他一下,警校的孩子不能跟了这种风气。”

“不用了,关老师。”关宏宇哭笑不得的拦住他,“这样,我替你去,好好教育教育他行不?一定让他立刻感受到社会的毒打,额不是,磨砺,以后发奋图强洗心革面,像我一样,浪子回头金不换,换你。”

关宏峰听着他这乌七八糟一番话,没好气的笑了。

关宏宇看他一笑就跟也咧嘴傻乐,又亲了亲他的脸颊,一使蛮力将他抱了起来,贴着关宏峰的耳朵轻声细语道:“回房间吧,给你亲弟弟开开小灶,嗯?”







亲热过后的余温里,关宏宇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莫名的闪闪发亮,他用湿漉漉的眼神眼巴巴的看着关宏峰,犹豫再三才终于开口道:“哥,我们可以有孩子吗……”

他说这话时悄悄动了动喉结,眼神里的紧张感不言而喻。

所有人都知道他关宏宇曾经风雨飘摇里走南闯北、刀光剑影。可实际上他却只有看起来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心里根本像个小孩一样还喜欢甜蜜美好的事物、想要一方净土承载他糙汉外表下的半生温情。

他不蠢,也不单纯,只是仍然过分天真。

关宏峰摇了摇头,关宏宇的心顷刻被泼了冰桶般冷的发疼,还想张口劝什么,就被关宏峰斜过来的一眼堵了回去。

他心想果然,他哥跟他还是不一样,比起一方净土能承载的温情,他哥更喜欢与在广阔天地间与罪犯博弈、英勇无畏。

关宏峰白眼翻出天外,抓了他头发晃了晃他的头,似乎是想不遗余力地晃干净他脑子里进的那些水。

“近亲生子,尤其是咱俩dna完全一致,生出来会是智障你知道么?”

“啊?”关宏宇嘴张的像是能吞下个包子

看来就算不是近亲生子跟你生的万一随你也会是智障,关宏峰想。

他在心底为关宏宇的文化水平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脑袋道:“所以不是我不想跟你像正常家庭那样,是没办法。”

关宏宇内心的冰川转瞬间就为这三言两语的解释消融,重新恢复笑容。

关宏峰看着他轻易地被三言两语哄好而觉得有些莫名内疚,搂过他来说:“要是你实在想要小孩....可以领养一个....”

不过事实上关宏峰并不喜欢小孩,也不被小孩喜欢。他那冰山脸任哪个孩子看了都会吓得哭都不敢哭 ,简直像是连环画里脸色红红绿绿的天神,不怒自威。

没想到关宏宇没有回答他,只是十分受用他这一搂,把头埋进他怀里蹭蹭撒娇卖萌,接机揩油。

关宏峰隐约听他嘟囔道:“你可以领养我.....”

这份他总是在不经意间连本人都没意识到地对被丢弃的担心,让关宏峰听着他闷闷的声音就忍不住地心疼。

所以他忽视了还在偷偷摸自己腰的贼手,强行打趣道:“那行,我领养你,以后你就不用叫我哥了,叫我爸爸吧。”

关宏宇在他胸口笑出了声,趴起来笑道:“你这样说咱爸估计要气的破土而出拿他那宝贝古董拐杖戳你脊梁骨。”

“那戳的也是你,你觉得咱爸更偏信谁?”

这话勾起了关宏宇些许不美好的回忆。他记得小时候打架放火这种野蛮事做得多了,时不时就会被别家孩子家长找上门,这时关父就会拿起并不用来拄着的古董拐杖狠狠抽他。他通常会把俩孩子都叫到自己面前,分辨一二,凭经验确信看起来脏兮兮一些的是关宏宇,然后就稳准狠的抽下去。

然而坏事也并非全是他的锅,有时同伴里年长的孩子抱团欺负人,关宏峰为了护着爱惹事的关宏宇,加之记仇的天性,常会暗处给人家挖坑下绊子。比如趁人家不注意时把人家爬屋顶用的梯子搬了,害得那个孩子在上面困了好久哇哇直哭。

最终这些损事,自然也统统的被他们的父亲归结为关宏宇做的,他总是相信他的宝贝乖乖大儿子是不可能会干这种坏心眼的事的。

“说的也是。”关宏宇陷入回忆般喃喃道,“你说咱爸英明一世,怎么就看不出来你比我更坏呢?”

“你说谁更坏?”关宏峰伸手掐了他的脖子。

“我。”关宏宇求生欲旺盛的想也不想的立刻回答。

他一只手摸上关宏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不要命的占着这点刀尖跳舞一样的便宜,想来想去才找到个话题转移:“哥,那要不咱们养条狗吧,可以看门的那种。”

关宏峰想了一想,倒是没把手抽回,只皱着眉打量了打量关宏宇道:“也没必要,有你一个就挺好的。”

关宏宇心头一热,一时之间竟没反应出来这话中的深层含义,觉得他哥这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全世界了,心里暖的像融入了四五月份正午的阳光。

可待他仔细品了品关宏峰的眼神和语气后,就咂摸出了几分不对劲。

他又像气又像笑的抓了关宏峰的手不放,晃了好几下,仿佛是个对着长辈的调侃而撒娇的小屁孩,全然没有一丝alpha该有的强势和尊严。

关宏峰跟着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佯装正经的抽回了手道:“你多大了?撒手。你要是真想养宠物养只猫倒是可以。”

关宏宇闻言仔细思索了一番,觉得关宏峰这么外表严肃内心腼腆内敛的一个人,配上一只天天可以扑人的大型犬确实有失体统——毕竟他哥只能由他来扑。但是如果换成是旁边有只白色小奶猫,那气氛就不一样了。

他几乎可以幻想出来关宏峰倚在沙发上,睡衣宽松又舒适,柔和的光线映在他脸上,而他也不再像平时那样一脸的阶级斗争,反而是难得的温柔安静,两手抱起小白猫轻轻的摸。

他被那温馨的场景感染了,一口应承下来,满足的抱着关宏峰又想要腻歪。关宏峰不胜其烦的把他的脸掰去一边,翻身睡了。




———————————————————

预售快结束了,莫名成就感,开心。

最近偷偷开了韩彬和小正午的车,自己嗑了半天,刺激。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