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破碎言语 (兄弟无差 年少时)

Claire:

破碎言语(双关/年少时)


脑洞来源:两个语言不通的人能够互通心意吗?


第一篇文献给了双关……幼稚文笔还请见谅orz
——————


正文


关宏峰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哪里出了问题,还是根本神经错乱了。


他突然听不懂关宏宇说话了。


不是什么比喻,就好像关宏宇忽然一上午的时间里掌握了一门奇怪的外语,还乐此不疲的讲个不停。


早上他们一起来上学的时候还好好的。
午休时间关宏宇照例来哥哥班级找他,前座女生看见关宏宇进门了就主动让开了座位,关宏宇径直走过去毫不客气的坐下了。
关宏峰知道是来找他一起吃午饭的,他们两兄弟学校生活的日常项目罢了。但是当坐在自己面前的弟弟开口说话的时候,关宏峰就开始怀疑世界了。


他一个字也听不懂。


关宏宇说了半天对方都像石像一样怔着一动不动也不回话,他皱了皱眉头,随手抓住了路过的一位同学问了点什么,那位同学转头跟关宏峰说。
“关宏峰?你还好吗 你弟弟叫你去吃饭呢。”


为什么他听得懂?为什么他们可以交流?


关宏峰直直地凝视着弟弟紧皱的眉头。
————————
“听不懂你弟弟说话?这叫什么事,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你们哥俩少没事闲着折腾我,赶紧上课去。”
校医听了关宏峰的话放下了手里的笔就要推他出校医室。


“王医生我没跟您开玩笑,是真的,而且好像只有我听不懂。”
少年关宏峰在校医的手里挣扎着站住,抬头用极其诚恳和急切的眼神看着校医。


校医把着他的肩膀跟他对视了一会儿。
确实,要是关宏宇来找他说这事儿他八成不会信,但是关宏峰……


“哎,行吧。那你坐这儿,再仔细跟我说说。”


听得一头雾水的校医转了转手里的笔,五官纠结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疑惑。


关宏峰看校医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用了,自己还是下午找老师开张假条去医院看看吧,不,要不还是神经科……


“关宏峰?诶!”
“啊。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想什么呢。我说,你这个不去医院做个检查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不过……我这儿有个有点神奇的事儿,以前听别人说过的,或许跟你的情形有关也不一定。”
“您请讲。”


校医几次欲言又止,好像不知道从哪儿说起的样子,又转了一会儿笔,然后突然抬头问关宏峰。


“你们早上吵架了吗?”


什么?


“咳咳。其实,这是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学跟我说的事,他对双胞胎的研究还挺感兴趣的。不是常说双胞胎之间有心灵感应嘛,有人声称这种心灵感应其实是可控的,如果双方中的一方拒绝和另一方沟通的话,这种感应就会消失,甚至还会错乱。”


关宏峰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校医抓了抓头发,身子往前探了一点。


“所以,我在想,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他的意思是关宏宇不想跟我说话?不愿意跟我沟通?
他在排斥我?


关宏峰飞快的回想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他不记得他们有吵架。


他想起来关于关宏宇的“绯闻女友”的事情,他跟弟弟说如果没有那个心思就别惹人家姑娘,他弟弟冲他做了个鬼脸。


他想起来关宏宇跟他抱怨好久没吃海鲜了。


他想起来在公交车上关宏宇叫他看窗外,等他回头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关宏宇咋舌。


可是这些都不对,他弟弟不可能因为这些事情跟他生气,到底还有什么……


“哥,你以后想干什么啊?”
“警察。”
“真的啊。不会是为了抓我吧?”
关宏宇把手里的书包甩过肩,往前小跑了两步跨过了校门口,回头看着他哥哥,轻轻笑了一下。
关宏峰停住了脚步看着他弟弟。


“我不希望以后会抓到你。”
“你……”


预备铃清脆的响了起来,淹没了关宏宇后半句话。


关宏峰想起了弟弟那时看着他的眼神和紧缩的眉头。


那个时候他想说什么呢。
————————
今天关宏宇他们班级压堂了,关宏峰放学以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来到弟弟班级门口等他。
结果等到班里人都要走光了也没看到他弟弟。
“诶?你是关宏峰?你弟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了。”


哦。


关宏峰伸头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他弟弟的书包还躺在桌子上。
于是他抱着自己的书包慢慢蹲到了地上,倚着门边。


“这是一种一方拒绝跟另一方沟通的表现。”


我还以为他自己先走了呢。


心灵感应……吗。


关宏峰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就算他和关宏宇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液,他们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独立思维的个体,怎么可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呢。


关宏峰有时候照镜子的时候会想,别人为什么会分不清他们两个呢。镜子里这张没什么表情甚至看起来有点冷漠的脸绝对不会是关宏宇的,就像关宏宇那张好像没心没肺的笑容也不会出现在他关宏峰脸上一样。


他们除了拥有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一样的体型,其他的都完全不像。
他们是被一母同胞这条线索绑在一起的两个人。
而现在他唯一的亲弟弟要解开他那边的线抛弃他了。


关宏峰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胸口一样,他把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


你在想什么呢……宏宇……


“关宏宇?”


关宏峰闻声抬起头来,正撞上一个女孩子低头看向他的目光。
这不是关宏宇的那个什么“绯闻女友”吗?
“我找你半天啦,不是说好放学陪我去医院的嘛。”
女孩二话不说抓起关宏峰的手腕就要拉他起来。
“等等,我不是……”
“嘘!”
女孩把自己的食指伸过来按在关宏峰的嘴唇上。
“别吵,让别人听到了怎么办。你快跟我来。”
女孩根本不听关宏峰说话,拉着他就往外面跑,也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大力气,关宏峰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她拽着跑出了教学楼。
女孩拉着他从学校后门出来,七拐八柺的跑到一条小巷子里。


关宏峰终于回过神来,这根本不是去医院的路。
他反手抓住女孩的手腕,一把把她拽了回来。


“你要带我去哪儿。”
关宏峰站在原地,冰冷而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女孩的脸。
“正门那边人太多啦,你知道,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
女孩的手往下滑,在关宏峰手心里揉了两下。
关宏峰松开了女孩的手。


“对不起,我还有事。”
关宏峰转身,看到了地上从旁边的自动贩卖机后面投射在地上的两个人影。


果然。关宏宇又惹上什么麻烦事了。


“有什么话出来说吧。”


两个穿着外校校服的高个子男生从自动贩卖机后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球棒。
关宏峰听见身后也传来了脚步声,他侧了个身,看到了身后的两个男生和躲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女孩。


“你就是关宏宇啊。本来想跟你到后山那边解决一下呢,在这儿也行啊,算你小子有种。”
拿着球棒的男生夸张地扭了两下脖子,把球棒抗在肩膀上。
“反正,也不会有人来。”


他扭脖子的方式很像关宏宇,这让关宏峰很不适。


四个人……就算是关宏宇以一敌四也很困难吧。更何况他是关宏峰。
关宏峰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化学楼,三楼的灯亮着。
那是关宏宇他们班老师的办公室。


“做个了断是没问题,但是这个时间化学实验楼的人马上就出来了,我们会被撞上的,换个地方吧。”
说完关宏峰抬手指了指化学楼亮着灯的那一间。


后面的一个男生回头问女生。
“他说的真的?”
“我,我不知道啊 我是文科的……”
女生小声嘟囔着。


几个男生抬头看了一眼,确实有间亮着灯的。


“那走吧,去后山?”
“别费劲了还跑那么远,后面就有块空地。”
关宏峰说着就要领头走了,想了想学着关宏宇的样子把书包扛到了肩头。
看着四个人没有要动的意思,关宏峰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又不跑,不然你们让她带路?”


说是不跑,怎么可能呢。
刚转过化学楼拐角,关宏峰拔腿就往对面的仓库跑过去。
关宏峰除了体育考试之外基本就没有跑过步,此刻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疯狂的四处涌动。
那是一个废旧的体育器材仓库,关宏峰溜进去转身插上门栓,把附近所有能搬动的箱子都堆到了门口。
然后他就听见了响亮的砸门声和各种粗口。


关宏峰大口喘着气退到了角落里。
这老破门坚持不了多久的。他想。
昏暗的旧仓库里回荡着猛烈的撞击声,手边唯一能算的上武器的是一副羽毛球拍。


我还真是给自己挑了个好地方啊……


关宏峰好像忽然不那么慌张了。
他想起了小时候关宏宇经常浑身是伤的跑回家,自己一边训他他一边顶嘴。
虽然从小到大关宏宇没少跟麻烦事打交道,但是每次最后他都会平安无事的回到家里。
关宏峰知道他保护得了自己。
但是没有人是生下来就会打架的。
他弟弟一定受过许多他看不到的伤。
他弟弟也一定经历过这种窘迫紧张甚至绝望。


想到这里关宏峰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听到一声巨响,门终于被砸开了。
老旧的铁门板带着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扬起了一大片灰尘。
灰尘的颗粒飘散在夕阳的红光里,关宏峰眯着眼睛想看清倒在地上的两个人。
他看清了压着门板倒下来的球棒男
和骑在他身上的关宏宇。


然后一个不知道从哪儿飞过来的易拉罐狠狠的击中了他的脑门,关宏峰倒在了地上。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他弟弟如同野兽般嘶吼的声音。
——————


关宏宇坐在关宏峰的病床前,看着他昏睡的哥哥。


那个易拉罐在他头上砸了一个坑,医生说幸亏是砸偏了,不然肯定已经见骨了。
现在关宏峰的头被包的像个粽子。
关宏宇低头看了眼自己右手上缠着的一圈绷带,活动了一下手腕。
他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仓库那边的声响,他是带着学校保安一起去的,除了手腕是在门板倒了的时候他不小心把手拄在地上扭伤了以外,其他也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跌打损伤。


现在看起来这个大粽子反倒是伤的最重的人。


说你是棒槌吧,你还不信。


关宏峰好像听见了弟弟的心声一样,嘟囔着在被窝里翻腾了几下。
关宏宇把小凳子往病床前又挪了挪,看到了他哥脸上的汗珠。
原来是热的啊。
他伸手帮他把被子往下拽了拽。


关宏宇中午去找他吃饭的时候,他哥一副装作听不懂他说话的样子,让他有点生气。


后来下午校医找到他,才知道他哥是真的听不懂他说话了。


“可是我能听懂他说话啊。”
“啊?”
校医又抓了抓头发,低头小声嘀咕着。
“这么说,难道其实问题在你哥那边……?”
“什么?”
“啊没什么。总之你有空找他谈谈吧。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去上课吧,别想借机在我这儿翘课。”
说着校医把关宏宇推出了医务室。
“那他都听不懂我怎么跟他谈啊?”


“这得你想了啊,你才是他亲弟弟吧。”


我想,我也得想的出来啊。
关宏宇低头挠着手心。
校医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其实早上那个时候他确实挺生气的。


“我不希望以后会抓到你。”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关宏宇当时想说的就是这个。
在他哥心里,他大概就是一个一天到晚惹事的混小子,还得让他拽着极其不情愿的自己到别人家去道歉。回家之后关宏宇会委屈的跟哥哥叫嚣不是自己的错,他哥哥会一边安慰他一边跟他讲道理,当然讲的是什么关宏宇从来没听进去过。
虽然他承认自己确实挺混的,但是他从来不干欺负人的事,更不会犯罪。


你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这让关宏宇很难过,很委屈。


他用左手托着下巴,看着这张跟自己一样的脸。
跟关宏峰谈心,这大概比让关宏宇考一百分还难。
这个人从来不吐露心声,这张脸也不愿意泄露情绪。
他知道他哥是个有想法的人,是个聪明人,他做事自有他的道理,所以关宏宇从不过问,反而一般情况下按他哥说的做总没错。
但是这个人的头脑中装的事情太多,而大部分都是关宏宇看不到的。


你在想什么呢,哥。


天色渐晚,寒风从窗缝中钻进来,吹起了关宏峰露在绷带外面的几缕刘海。
关宏峰脸上的汗珠消去了,看起来睡得很安稳。


医生说这场语言错乱的闹剧是因为一方拒绝跟另一方沟通而形成的屏障。
可是他早就不生气了啊。
虽然他哥总是批评他,但是关宏宇犯了错不敢告诉爸妈的时候,也是他哥愿意出面帮他解决的。
虽然他很少说,但是他哥是怎么对他的,关宏宇还是看在眼里的。
或许他哥的那句话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


听那几个外校小混混说,他们以为他是关宏宇才跟他走的。


一个棒槌还想替我平事儿?


关宏宇突然很想笑,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
关宏峰醒来的时候,看到关宏宇拉了一张小桌子,坐在自己的病床边上写作业。


好像是抄作业。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了,肯定包成粽子了。


被一个易拉罐打晕也太没面子了。
关宏宇又得叫他棒槌了。


想到这关宏峰有点烦躁。


关宏宇好像是听到了声响,抬头看了一眼关宏峰,放下了手里的作业本,又说了一句听不懂的话。
反正大概就是,“你醒啦”之类的吧。


“那女孩是个骗子。”


按理说他刚醒来第一眼见到他弟弟不应该先说这件事的,他也看到了关宏宇手腕上的绷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关宏峰现在就是想训他。
反正他也听不懂,也不能顶嘴了。


“你以后小心一点,别什么人都想帮,什么人都相信。”
“还有那几个外校的是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过了在外面收敛一点别惹事。”


关宏宇张了张嘴,关宏峰还没等他发出音儿来就抢先一步接着说。


“不要跟我说不是你惹的事,什么地方不该去,什么样的人不应该搭话,这些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就是叫你机灵一点,能绕着走的地方就绕着走,能少一事是一事。”


没有关宏宇顶嘴了他反而有点说不下去了,他看了关宏宇一眼,关宏宇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对于关宏宇异常的乖巧关宏峰惊讶的挑了一下眉毛。


关宏宇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盯着他的头,轻轻的说一句什么。


关宏峰明明就听不懂,却觉得那好像是一句


对不起。


可能是他弟弟看着他的眼神,他突然觉得心窝里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挠了一下。他叹了一口气把自己摔回了床上。


关宏宇轻轻笑了一下,回头从包里翻出两张纸,递到关宏峰面前。


“体检表?武警院校……你要报武警?”


关宏峰非常惊讶。
关宏宇不喜欢警察,不喜欢军队,不喜欢受管制的生活,他弟弟是自由自在的。
但是这张体检表和报名表确实都是关宏宇的名字。


“你这是要干嘛?”


关宏宇又把小板凳往前挪了挪,伸手摸了摸关宏峰缠满绷带的头,然后抬起左手锤了捶自己的胸口,仰着脸笑得好像冲破终点线的马拉松比赛优胜者一样骄傲。


外面天已经黑了,床头的小台灯在关宏宇身后散发着暖暖的黄光。


那一瞬间关宏峰有种关宏宇在发光的错觉。


然后他突然就都懂了。
是关宏峰一直把自己的弟弟罩在名为关心的防护网里,在那里面的关宏宇一直是小时候淘气的模样,他一直叮嘱他该小心什么,警惕什么,别让自己陷入麻烦。却看不到他弟弟已经成长为多么优秀的人了。


他是在向他保证,他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并且能打出一番天地来给他看。


他脑海里忽然闪过好多关宏宇。
有能拿一个小石子连打四个水漂的关宏宇,有接力跑靠他一个人的脚程带领全班逆转取胜的关宏宇,有为了陪没有家长来接的小朋友等到半夜的关宏宇,有那个冲进昏暗的仓库来救他的关宏宇。


他的弟弟确实会发光啊。


“嗯,你去吧。”
关宏峰不知道自己不小心嘴角上扬了一下。
他看着关宏宇突然瞪大的眼睛和一如往常的灿烂的笑脸。
他感觉到了关宏宇凑过来隔着被子抱住了他,把头放在他的颈窝里轻轻蹭着,就像小时候求关宏峰给他讲故事那样。
然后他清楚的听见关宏宇用他听得懂的语言说,


“哥,我们回家吧。”

评论

热度(54)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Clai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