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丢失少年气£0

【双关/不得系列】听不得(第三弹)

糖分过度:

与各位太太们(猜一猜有谁)联合的潘老师5/09生贺!第三弹接棒成功!


还没结束哦~敬请大家期待~!




  @桃🍑  第一弹戳:【双关/不得系列】碰不得(第一弹)


  @不肯蓝  第二弹戳:【双关/不得系列】说不得(第二弹)




特别感谢画手深夜肝图,图将在这两天补上: @二木木  ,在此表示诚挚感谢!






以下正文:





 


关宏峰出完警正刚准备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的笑声。




“你得相信我哥那木鱼脑袋,就算人家姑娘含羞地站在他面前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可能就是人家是报案来了。”关宏宇大言不惭地大手一挥,顺手就从关宏峰的桌子上拿过他哥的杯子喝了口水。周巡看着关宏宇说相声的样子,磕着瓜子儿都快把瓜壳笑飞了,刚打算起身要把手中的瓜壳扔到垃圾桶里就瞥到门口站着一尊大佛,周巡喉咙一呛,忙着低头把刚放入嘴里的瓜子全数吐到左手里再握成拳头掩盖起来,头发一甩露出一副四好青年的模样,正色地咳了咳端坐在工作椅上。




“这个是真实的故事,以前高中的时候有个姑娘... ...欸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关宏宇瞅着周巡突然毕加索的眉毛,眼珠子像抽筋了一样一直往一边撇。关宏宇手肘撑着桌面,靠近了些观察了周巡的视线,顺着望过去。




王炸站在门口,一脸冷漠。




关宏宇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皮过头了。




关宏宇嬉笑着起身,“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人家姑娘来报案的时候。”




“额... ...”关宏宇站了起来,虚心地低下了头摸了摸自己的耳根。“那什么... ...姑娘回去了,回去了... ...”这个问题接得关宏宇自己都觉得尴尬。




关宏峰脱下了警帽把它正方在桌子上,关宏宇给他让了让地方,周巡观察着这俩兄弟的低压环境一时不适应就挪着椅子往后退了两步。“你们聊,我,我看书。”说是看书,周巡随手从桌上抓了本黑色的书,悄悄把脸埋在书后,耳朵时刻关注着他们俩。




“找我有什么事?”被关宏峰这么一提醒,关宏宇倒是想起了来警局的目的。“哦对咯,我不是寻思着咱爸去世后咱们仨就没有一张家庭合照吗,然后今天和妈提了一下,她挺乐意的,然后就找了一个摄影师明天在医院给我们仨拍个合照。”




“明天?”关宏峰寻思了会,“明天应该没什么事,我会过去。”




“好嘞,得了您这句话我就可以走了。”关宏宇笑呵呵地,正想伸手勾住关宏峰的肩膀,忽然注意到关宏峰那一身的警服,笑容僵了一下,把手收了回来。关宏峰重新注视关宏宇的时候,关宏宇眼底的别扭霎时消失。




到底还是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




“那我也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走了。”关宏宇小小地挥了挥手,手插裤袋转身离开,而周巡也目视着关宏宇私下和他挥了挥手。




“书拿反了。”关宏锋瞥了眼周巡。




“啊?”周巡突然回神,不明白地瞅了眼书封,就看到那一行倒着的书名,连忙不好意思地笑着翻过来。“没,没注意哈。”关宏峰看着周巡一脸傻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周巡也趁着这个机会把书合上,认认真真地看了书封。




“白、夜、行?”周巡懵了一下,“东野吾圭?”




“东野圭吾。”




“哦——”周巡应声后翻了书的简介,“悬疑小说,关队你什么时候喜欢看小说的?”




“... ...”关宏峰没应声。




周巡见关宏峰没理他,也没在意,低着头忽然发现书中有一页插着一张书签。“诶对了关队我发现你弟弟... ...”




“以后没事别提他。”关宏峰如此回绝,周巡没想到。关宏峰脑子里想了一下,再补了句委婉的说辞,“警局里不合适。”




“行呗。”周巡见关宏峰也没什么事,就直接把书打开到插着书签的那一页,然后把书整齐地摆在了他面前。“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走了啊,书给你翻好了,继续看,我溜咯。”周巡弯着身子赶在关宏峰生气前溜出了办公室。




这是什么发展?关宏峰望着周巡溜走的背影。关宏峰只好自己把书合上,他忽然忘了要干什么,凝视着书封,眼睛有些干涩地眨了眨。几秒后,关宏峰缓慢地把书展开来。




其实《白夜行》关宏峰很早就看完了,只不过这张书签有另外的作用。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关宏峰的手指摸索着纸张,看着书页上被划出的句子沉默不言。







本来两个人的关系不像如今捏么僵硬,当年念大学的时候关宏锋还在假期去部队看了关宏宇。




兄弟哪儿有什么隔夜仇?正如父亲当初所说的哪样,关宏锋和关宏宇闹别扭都不会超过三天,或许上一秒谁都不待见谁,下一秒两人又能手搭手黏在一起。毕竟是一母同胎的亲兄弟啊。




可是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那天下着雨,凌晨,已经跟着案子有两天没睡了的关宏锋在观察室看到了浑身湿透,脸上带伤的关宏宇,同事说关宏宇进来的原因是聚众斗殴。或许有没休息好的原因,关宏锋双眼布满了血丝,困意催生出了生理眼泪润了眼眶,他沉默地紧盯着关宏宇,那眼神炙热得要把玻璃烧穿一样。




“如果你混日子,我就枪毙你。”




这句话好像昨天才说出口,今天就看到坐在这里的关宏宇。关宏宇也发现了关宏锋,只是他一直低着头,把自己淹没在黑暗里,双手紧抓着裤子,身体有些微的颤抖。




刚打完一架,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勇气去注视关宏锋,去承受关宏锋眼中快要溢出的失望。当初说着在部队磨炼后保护好关宏锋,可是现在关宏锋那一身刺眼的警服,关宏宇看都不敢看。




关宏锋把关宏宇保释出来后,把他往家里领。这时已经是早晨六点半了。一路上,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开口说话,明明还是同一条回家的路,以前兄弟二人在路上又闹又吵的,现如今却沉默不言,就连当初被关宏宇嫌弃的老大爷家里的鸟也闭嘴没发出一点声响。




打开家门后,刚起床的关母看着前后进门的两个儿子,怔在了原地。最让她吃惊的,还是关宏宇。




“宏宇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现在不是在部队吗,还有你这一身伤……诶哟身上也是湿的快去洗洗,万一生病了怎么办?”关母心疼地抚摸了关宏宇的脸,催促着他赶紧换身衣服。




关宏锋扔下了客厅的母亲和关宏宇,疲惫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啪嗒把房门上了锁。听到锁声的关宏宇恍惚地抬起磕头,往着房间说不出一句话。




那道门好似也把两人之间的路给上了锁。







“三,二,一——”快门声一响,关宏锋的身姿更加僵硬,摄影师有点哭笑不得。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关宏宇瞅着相片,憋着笑只好认了。




“好了照片明天就可以洗出来了,明天记得来相馆拿啊。”




“好的,谢谢师父。”关母向摄影师道谢后,让关宏宇送摄影师出门,说是要和关宏锋说点事。




“我知道那天你很失望。”关宏宇走后。关母靠在枕头上,她拉着关宏锋的手回忆着那天的事情。“宏宇也是不想让我们失望,从部队出来后也没和我们说,一个人在外面漂了那么些日子。也真是奇了怪了……人人都说世界很小,可是为什么就这么一个城市,那些日子都没碰到宏宇呢……”




关宏锋没说话。




“宏峰,你俩是我带大的,所以你们什么性子我很清楚。你们两个虽然一个冷淡,一个焦躁,可都是头犟牛。”关母握着关宏锋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宏峰,你们两个都是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除了你们彼此,没人比你们血缘更醇厚,关系更亲,我走以后,你们两个就是双方唯一的亲人了。”




“你比宏宇早出生几分钟,所以你这个当哥的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宏宇,不管他做了什么他始终是你弟弟。你也要相信,你弟弟的本质不坏,他也不想让你失望,你们相处了这么久,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




关宏锋出了病房后,脑子里面都是母亲的话。确实,关宏宇本质并不坏,他只是喜欢玩。那天晚上在观察室发现关宏宇后,他没有什么过多的语言,只是默默转身去调查了事情本末。




凌晨工作结束了的姑娘在回家的路上被流氓拦住,关宏宇听到了呼救声就赶过去救下人姑娘。好一出英雄救美,本应该被人褒奖,可惜人家姑娘被救后吓跑了,也就只剩下路口的监控能证明关宏宇的见义勇为了。这一番调查虽然不是很困难,但是关宏锋亲自来到事发路口所在的区警所,然后待在监控室调取一个个视频的时候还是吓到了不少民警。




“出来了?”见关宏锋出来后,关宏宇连忙凑了上去。




“……妈叫你进去。”关宏锋坐在了门外的长椅上,没再说话。




“欸。”关宏宇侧着身进到了病房里,而关宏锋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在思索着什么。




关母见着进来的关宏宇后,连忙招手让他过去。




“怎么了妈,想说什么?”




“宏宇……你也别怪你哥最近冷落了你,你也知道他一队长整天忙得饭都吃不上,虽然你哥整天板着一张木头脸没什么表情,但他心底还是向着家里的,特别是你小时候,捣蛋,你哥可没少帮你擦屁股。”




“虽然你比宏峰晚出生了几分钟,但是你俩都一个年岁,没什么谁位大位小,你以后啊要多多照顾你哥,知道了吗。”




“知道了妈。”说实话关宏宇心底很难过,他像是长不大一样,不断让家里人操心,好不容易准备稳定生活的时候,父亲不在了,母亲也准备离开他。“我会好好照顾好我哥的,我发誓。妈你就别担心了。”




“好,好。”关母得到关宏宇的肯定,终于展开了眉头,露出了笑容。




关宏宇紧握着母亲布满皱痕的手,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在照顾和保护关宏峰这件事上,他从不含糊,以前是,未来也是。







“喏,给你,我,你,还有咱妈,一人一张。”关宏宇把洗印好的照片递给了关宏峰。“嘿嘿,咱们总算是有一张全家福了。”关宏宇对着合照一个劲的傻笑。关宏峰没什么太大的心情起伏,只是看着照片上的三个人,总是想到昨天母亲的话。




“你比宏宇早出生几分钟,所以你这个当哥的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宏宇,不管他做了什么他始终是你弟弟。”




人这一生拥有一个双胞胎兄弟的概率有多大?




在中国,大概是千分之五。




自他们从受精卵一分为二,形成两个胚胎开始,就一直形影不离,不管是在母亲的腹中,还是


出生后第一声哭鸣宣告他们的降生。就像有一根看不见,摸不着的绳子,紧紧地将他们绑在一起。 




“怎么了看个照片这么出神?”关宏宇用手在关宏峰眼前晃了晃,关宏峰回过神。“行啦,把照片交给你我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我得去上班了。”关宏宇小心翼翼地把照片塞到钱包内,“关队长,再见啦。”每一次和关宏峰道别关宏宇都没个正形,关宏宇轻轻哼着小曲离开了医院。




关宏峰还是坐在院内的长椅上,他静静地望着照片上的三个人,尽管他努力摆出一副开心的模样,可还是感觉很凶。倒是关宏宇,明明长着同一张脸,可他笑得很好看。关宏峰拿出了钱包,想把照片塞进去,他忽而想到了《白夜行》的那句话;“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关宏峰的说视野从三个人变成了关宏宇。




关宏峰的眼睛也没了往日那样明亮,他把关宏宇那一面小心翼翼地折了起来,折到了照片之后。等到把照片塞入钱包的时候,上面的合照只剩下了他自己和母亲。




只要不听,不看,就不会给太大的期望,也不会有更多的失望了吧。关宏峰皱着眉,闭着眼睛面色有些痛苦地合上了钱包。




“喂,王总?欸欸我已经在包厢里等您了,没事儿没事儿堵车理解。”肉香味从锅里飘满了整个包间,肉片随着烫得滚热的汤水上下起伏。“我的语气很开心?这不是要见你吗,当然开心了!”关宏宇望着钱包里的合照,他知道关宏锋已经很努力在笑了。




“好,没事。咱待会儿见。”关宏宇关上手机,心底满是对未来的期许。




tbc



评论

热度(119)